注重鄉村美學營造,美化公共空間激活新興產業更助推自治共治

產生日期:2021-08-07 10:15      來源: 文匯報

■本報記者占悅

浦東新區新南村幸福廣場中央“倒扣”著一朵巨型“桃花”,每片花瓣由上百根竹子拼接而成,喇叭狀空間下方安置了座椅與花圃。“桃花”外圍地面被一圈鋼琴鍵般的透明磚面環繞,踩上“琴鍵”就會以滬語方言發聲:“歡迎來到新南村。”

位于千年古鎮新場之南的新南村,去年4月被列入上海市第三批鄉村振興示范村創建計劃,今年7月通過區級驗收,達到了創建示范村的預期效果。

新南村這樣一處集現代感與設計感的裝置,歸功于數位青年設計師。建設過程中,設計師們紛紛邁入田間地頭,以美學思維和奇思妙想“活化”公共空間、生態環境,也激活了產業,更為自治共治帶來了新載體新可能。

不只是新南村,在上海,伴隨著第三批鄉村振興示范村進入最后驗收,越來越多眉目如畫的鄉村因美而靈動,因美而興盛,成為鮮活的“觸角”,展現著小康社會的美好景象——在寶山區,經過美學設計的公共空間,讓村民們怡然自得發展興趣愛好,豐實心田;在浦東新區,新產業相中了如畫美感,紛紛落腳于此,鄉創產業如春筍般生長;在奉賢區,越來越多村民自發加入美化鄉村的隊伍中,通過共建共治共享共同描摹出和美的生活與生機。

形態之美

跳脫“單體、局部的盆景”,從整體視角來規劃

新南村又要變新花樣了!這兩天,每家房屋外都搭起了腳手架,進行著外立面翻新,底樓的花園開始栽種新草坪與季節性花卉。在設計師團隊的整體規劃下,一場美學營造從自家門口延伸至公共空間,這里正打造更具視覺美感的美麗鄉村。

設計師浦彬,他的團隊正好負責幸福廣場的美化改造。他說:關于鄉村的美化,好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實用。因此,改造廣場時,“桃花”中心安裝了柔和的燈光照明,7個休閑座椅也隨之出現。這些座椅的靈感就取自于村民家家戶戶門口堆放的樹枝、瓦片、磚頭等。這些材質對村民來說本身就天然自帶“好感”,加以美學視角的設計,親切也實用。

幸福廣場首次亮燈的晚上,不少村民特地在這些座椅上坐了許久,一些老人也喜歡圍在這里聊天、鍛煉、跳廣場舞,遛狗的村民們甚至特地改變路線來此轉悠。“從那時候起,村里肉眼可見地變美了,村民們‘在曬谷場上談天說地’的熟悉場景回來了。”

曾主導南京路步行街東拓工程的設計師包蓓蓓也熱衷于參與鄉村振興項目,她認為:鄉村的形態之美,已經跳脫了做“單體的、局部的盆景”,而是要從整體視角來規劃,包括配套設施、功能布局等等,都講求一種基于實用基礎的大美。

產業之美

老技藝成為新網紅,村民們獲得精神與經濟雙豐收

2000元,這是年逾花甲的潘玥莉一個月的額外“創收”,這給她帶來沉甸甸的獲得感。

在新南村,織土布是不少女性從小學起的一門手藝。但她們從未想過這“壓箱底”技術如今也能創造新價值。以潘阿姨為例,每天送好孫女上學,就直接來到鄉創小院,一線一線織起土布,有時還會用土布做香囊、藤編手包、玩偶等。“這項收入雖然不算太高,但我們開心極了。”

讓鄉村振興更富生命力,活力的源頭還在于產業。設計師們同樣也以美學視角充分“激活”新產業。設計師高雅婷,“浦東土布鄉創項目”發起人,2019年帶著巧思回到新南村。在參與浦東新區婦聯開展的美麗庭院建設中,大家發現:這里的村民代代傳承土布手藝,卻從未想過將其產業化。

鄉創小院建好后,設計師挨家挨戶敲門,收集織布設備。在浦東新區婦聯支持下,越來越多女性村民加入土布項目。如今,三天時間就能織出一匹10米長的土布,設計師則根據土布推出多種文創產品,短短兩年銷售數十萬元,今年已實現盈利。去年,設計師們還帶著織布阿姨走進直播間,網上帶貨,線上織布收獲不少流量。“老技藝成為新網紅,這對村民們來說是精神與經濟的雙豐收。”

除了“活化”當地特色元素帶動鄉村振興外,打造鄉村民宿、發展鄉村旅游是更多鄉村的選擇。位于浦東新區祝橋鎮星火村的一家花園式民宿就在不久前正式營業,從屋舍到附近田園,設計師陸笑容對其進行了整體打造。她還打算跟村里合作,通過住宿與認領樹苗、采摘農產品聯動的方式,形成完整的旅游產業閉環,帶動鄉村經濟發展振興。

治理之美

協商共議新載體,更多鄉村治理難題在家門口解決

鄉村振興,除了讓村落更好看、讓產業激活經濟外,還在于推動村民共建共治共享,創造美好生活。

以村民視角建設村落,才能讓鄉村獨具魅力。小學美術教師譚守平退休后,最近找了份“新工作”,他和青年村官張杰一起為奉賢鹽行村設計墻上的“插畫”。過去村里墻體上,“牛皮癬”廣告隨處可見。張杰發動了有美術特長的村民,聯合村委會組建青年突擊隊,將墻面、電線桿體繪上美麗圖案。

然而,“畫什么”成為他們最苦惱的事。熟悉村史的譚守平建議,把村史典故畫上墻,既親切又特別。制鹽,是鹽行村的“獨門絕技”,譚守平帶著年輕人來到村史館,查閱制鹽過程,選擇傳統畫風,將古風制鹽法描摹上墻。這些由村民共同參與的作品,耗時長達4個月,看著一幅幅作品,大家頗為感慨:“我也成了鄉村振興的參與者。”

伴隨著更多公共空間的美化,村民們也有了自治共治的新載體,推動更多鄉村治理的難題經過協商共議在家門口就得到解決。

標簽:

分享到:
红豆直播app靠谱吗_红豆直播app下_红豆直播app下载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