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政風行風熱線”訪談

產生日期:2019-02-23 06:33      來源: 上海市農業農村委員會

時間:2019年2月17日上午10:00—11:00

主持人(李斌):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周末好,歡迎大家在調頻93.4,上海人民廣播電臺、上海新聞廣播收聽我們正在為大家直播的“政風行風熱線”節目,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李斌。今天來到我們節目的是上海市農業農村委的幾位嘉賓,他們是上海市農業農村委員會副主任馮志勇、市農業農村委蔬菜辦公室主任史明,上海市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副主任張瑞明。今天的主題會圍繞上海的蔬菜綠色高質量發展的一些情況跟大家作一些交流。聽眾朋友有一些什么樣的意見建議可以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2780990參與到直播當中,同時歡迎大家在阿基米德找到“政風行風熱線”的節目社區,和我們互動。

馮主任,今天看看天氣還是很不錯的,今天一下樓就發現太陽終于又出來了。上海連著陰雨這么長時間,所以今天您來我有一個問題特別想問問您,在過去這段時間當中連著陰雨這么久,上海蔬菜生產供應有沒有受到陰雨天氣的影響?如果有的話影響有多大?

馮志勇:總的情況來看上海市場的生產供應影響不是很大,價格方面有點影響,比去年同期略有上升,主要是連續陰雨天光照不足,蔬菜的生長量比計劃要低。第二是因為露地栽培連續陰雨采摘難度比較大,特別在春節期間勞動力相對比較緊張,總的來說供應沒有影響,但是市場價格有一些影響。

李斌:大家到菜市場有這樣的體會,特別在春節期間體驗特別明顯。好像天氣預報到下周會好一些,今天天晴是短暫的停歇。

馮志勇:生長速度變慢,生產量比較少,另外一方面按計劃播種的種子發芽出苗都會有延遲,總體上會對市場有影響。

李斌:現在有什么應對的措施嗎?

馮志勇:雖然下雨天相對光照不足有影響,但是目前全市蔬菜大量依靠保護地栽培,大棚設施相對來說影響比較少一點。市里前期大量投入資金,上海市菜地建設規模還是比較大,總量上做一些平衡,可以滿足市場的需求。

李斌:就是供應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上海市2000多萬人口的超大城市,我看到一個數據是說上海日均消費蔬菜有1.6萬噸。我們農業農村委作為一個主管部門,怎么做好相應的蔬菜保供應的工作,您講到應對陰雨天氣有比較大的蔬菜生產基地、保護的區域,從總量上能夠保證,具體方面給大家展開一下。

馮志勇:上海市農業農村委作為蔬菜產業的主管部門,始終把量足價穩、優質安全、便利惠民作為現代蔬菜產業發展的主要目標。上海市民特別喜歡吃綠葉菜,有著“三天不見青,兩眼冒金星”的說法。市農業農村委在各方面的支持下通過綠葉菜考核獎勵資金、蔬菜生產補貼等政策的落實和引導,穩定蔬菜的種植面積,克服雨雪冰凍、連續陰雨天不良天氣的影響,基本保持綠葉菜生產供應的穩定。2018年全市本地播種面積有136萬畝次,蔬菜總產量達到270多萬噸,全年綠葉菜上市量有140多萬噸,蔬菜自給率保持在45%左右,其中綠葉菜自給率更高,85%。去年全市蔬菜綠色食品認證率達到10%,從量和質方面都充分保證。

李斌:要達到這樣的數據,您剛才講到蔬菜的自給率是45%左右,其中綠葉菜達到了85%,這個比例是比較大的,尤其是綠葉菜自給率,所以在蔬菜生產方面保證到這么大的比重都有些什么樣的做法?

馮志勇:圍繞蔬菜高質量的發展,主要從六個方面推進我們的工作:第一方面是強化基礎設施建設,通過不斷加大投入提高蔬菜設施裝備水平,以往都是靠天吃飯,全靠天肯定不行。從2002年起全市啟動建設設施菜田20多萬畝,投入資金超過30億,極大地提高了蔬菜生產的防災減災的能力。

李斌:您剛才提到蔬菜設施裝備的水平,這個蔬菜裝備是一般的大棚還是?

馮志勇:兩個方面都有,一方面是保護地栽培,眼睛看到的大棚;另一方面就是沒有大棚,但還是有設施,比如要配套一些道路、溝渠、初級加工、倉儲等等都是需要設施,所以通常講的設施菜田包括通常所見到的大棚以及其他輔助設施配套的露地栽培,還有一些經營主體自己做的小型設施也有。主要是前面說的兩個方面。

李斌:這樣的大棚包括設施配套,從面上來看有沒有一些統一的標準,還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馮志勇:這個有一個統一標準,有投資標準,溫室大棚的標準,專門由行業協會監督、指導建設。

李斌:說到除了硬件上的標準之外,咱們扶持政策相信也是比較多的。

馮志勇:是的。上海的綠葉菜扶持政策在全國也是走在前列,從2008年起就在全國率先開始蔬菜農資綜合補貼,鼓勵農民進行規模化種植,這樣為機械化應用就提供了基礎。2011年又增設綠葉菜的補貼,鼓勵農民種植綠葉菜,滿足上海市民最重要的綠葉菜需求,我們上海市民對綠葉菜的消費有偏好。同時又專門設立了綠葉菜的獎勵資金,對完成綠葉菜種植任務的區進行獎勵,主要是鼓勵綠葉菜生產。

李斌:獎勵資金是怎么獎?

馮志勇:主要獎勵各個區,各個區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進行蔬菜的生產補貼,比如說價格很低的時候通過一些保險機制進行補償。比如提高一些蔬菜的產能,為了使蔬菜減少銷售環節,進行產銷對接,同時改善菜農的生產生活條件,還有安全監管方面,主要用于這幾個方面。

李斌:我看下來,從蔬菜生產的幾個比較重要的環節,咱們都照顧到了。我們現在大概有多少錢已經投入到補貼里面去?我對這個很感興趣。

馮志勇:獎補資金從2011—2018年已經投入了7億左右的資金。

李斌:說到您剛才講綠葉菜是上海市民特別關注,在阿基米德平臺上市民朋友也有在留言,比如市民小菜場買的青菜,他提一個建議,最好能有包裝,而且有二維碼,知道是哪里生產的,有一些追溯系統在里面。還有我自己感興趣,您剛才一直說,我們綠葉菜上海是自給率達到85%,所有的蔬菜上海是45%,這些蔬菜的品類都有哪些?

馮志勇:蔬菜在大的方面有幾大類,常見的葉菜類、甘藍類、茄果類、瓜類、豆類、水生蔬菜等比較多,其中葉菜類有青菜、生菜、杭白菜、米莧、芹菜等等方面。

李斌:這是包括在85%的比例里面是嗎?

馮志勇:對。

李斌:從綠色生產的獎勵措施,包括硬件上、科技上,聽眾也比較關注。比如說二維碼,從生產環節來講,農業生產的科技怎么服務于要實現的蔬菜的綠色發展?

馮志勇:剛才那位聽眾朋友提出了非常好的問題,也是今后努力的方向。前面說到蔬菜的產銷對接,如何把追溯體系建立起來,這是一個過程管理。好的品質還是通過生產,源頭上面來解決。我們的做法是加大科技支撐力度,我們從科技支撐的角度主要有幾個方面:第一是建設蔬菜的綠色生產技術體系,第二是推廣應用綠色防控技術,蔬菜的綠色生產技術體系主要是開展綠色生產標準化生產與生態栽培技術集成與示范,建立設施蔬菜土壤環境質量評價標準及體系,通過化肥、農藥減量使用,提高品質。另外生產過程中還對很多尾菜等廢棄物進行資源化利用,形成蔬菜生產的綠色體系,提高蔬菜生產的質量。

李斌:您可不可以舉一個例子?比如說農藥的減量化,包括您剛才講到資源化再利用這兩塊。

馮志勇:比如說農藥減量化推廣利用的綠色防控技術,主要包括物理防治、生物防治、生態調控。大家到菜田里面會看菜田里掛了很多的黃板。黃板就是綠色防控的一種措施,是通過顏色吸引昆蟲,上面有黏著劑,蟲粘上去飛不了,達到這樣滅蟲的效果,從而減少農藥的利用。另外還有性誘劑、光誘、食誘、防蟲網等等,都是通過物理的防治方法減少化學農藥的應用。有的還利用生物農藥來減少化學農藥的應用。

李斌:我知道上海還在做水肥一體化的推廣,這一塊現在目前已經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馮志勇:水肥一體化是現代蔬菜栽培技術很重要的方面,目前全市有2萬畝蔬菜運用了水肥一體化的栽培技術。水肥一體化從實踐來看,可以節水30%左右,節肥也可以達到30%,同時灌溉過程也可以省工40%,畝產增效可以達到500元以上。

李斌:聽眾可能對水肥一體化的概念還不太清楚,您大概給我們介紹一下水肥一體化,節水30%,節肥30%,降本增效的功效還是非常明顯的,大概是怎么樣的做法。

馮志勇:種菜要施肥、灌溉,水肥一體化是把可溶性的固體肥料、液體肥料,和水一起灌溉時溶到水里面去,進行有針對性的點對點的灌溉,一方面肥料施用更精準,減少不必要的浪費。第二灌溉的時候,作物需要的時候灌溉,不需要的時候不是大水漫灌式的全面灌溉,達到節本增效的目標。

李斌:還有資源化再利用,這有什么好的做法?我們知道環保三年行動計劃,包括鄉村振興里面通通都講到了,關于綠色發展這一塊的內容,廢棄物的資源化利用在農業生產上,可能也是重中之重吧。

馮志勇:是的。對于蔬菜來說可食部分是蔬菜整個生物量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尾菜廢菜留在田里,我們通過收集起來,加一定的菌肥,加一定的其他的輔助物質,堆制發酵,變成有機肥循環利用到田里面去。一方面是通過循環利用減少化學農藥的用量,另外一方面也減少農業面源污染。

李斌:所以這樣的一些做法從資金上、科技上、從相應的政策上都能夠保證蔬菜生產的量上達到上海市民日常生活的需求,同時在質上面也在做一些相應的努力。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政風行風熱線”。機構改革去年剛剛完成,所以農業農村委員會,機構職能、職責范圍都做了相應的變化,原來的農委機構改革之后第一次上線“政風行風”熱線。大家對于新組建的農業農村委的工作,尤其是在蔬菜綠色高質量發展方面的工作,您有些什么樣的意見、建議,都特別歡迎您提出。相信馮主任也特別想知道大家有一些什么樣的具體的想法,能夠給我們相關的職能部門在接下來的工作開展過程中,針對大家關心的一些問題,我們去做一些調研,我們去想一些辦法,找一些解決的方案,出臺一些相應的舉措和政策,都特別的重要,所以歡迎大家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2780990或者在阿基米德平臺找到我們的互動社區跟我們互動。

李斌:歡迎大家回來關注我們的“政風行風”熱線節目。前面講到上海的蔬菜保障供應的一些相應政策、措施,其實大家除了量上面關注之外,對于質量的關注也是特別關心,我們在阿基米德平臺說有很多朋友提出了相關的關注點。如何來保障上海的蔬菜生產在量上面85%的綠葉菜的自給率,在這些基礎上這些蔬菜是不是都特別安全,在質量上是不是都特別好的,這個大家更加的關注,在這方面我們有什么好的做法?

馮志勇:是的,高質量的蔬菜一方面是種出來的,前面都是講的種,另外一方面也是管出來的。從我們農業農村委來說,目前已經建立了市、區、鎮、村四級監管隊伍,將蔬菜質量安全監管責任層層落實,通過風險評估、監督抽查、定性和定量的監測,建立一個監測體系,保證蔬菜的生產質量。此外,還建成了種植業的生產管理信息系統,包括蔬菜在內,通過這個系統來跟蹤了解規模化經營的生產經營主體的生產信息情況。目前這個生產信息系統已經覆蓋了300多家蔬菜基地,有20多萬畝次蔬菜種植面積都在這個監管平臺里面,接下來要進一步擴大信息系統的使用范圍,確保我們蔬菜從生產過程到餐桌各個環節的安全。

李斌:剛才市民朋友提出在菜場里面蔬菜有包裝,包裝上有二維碼,可以追溯的做法,你覺得這種實施的可能性有多大?推廣的可能性有多大?

馮志勇:目前從技術上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種植業的生產管理信息系統已經有這樣的功能,把生產過程的一些關鍵信息通過賦碼技術,形成二維碼,提供給末端產品,在末端產品上只要一掃就可以掃到基本生產過程的信息,這也是2019年重點推廣的一項工作。

李斌:是面向監管部門,包括農業合作社,從企業管理的角度還是面向市民?

馮志勇:實際上這個生產信息管理系統以及相關聯的追溯系統有三個層次:一是面向市民,市民通過掃碼技術可以了解基本的生產信息。如果需要進一步了解,需要通過登陸網站了解詳細的生產過程,可以判定產品的質量狀況。二是面向管理者,政府管理人員、市場的監管人員通過這個平臺可以詳細了解生產情況,這個平臺同時還有一些核實督察機制,評估提供的信息是否準確。三是便利蔬菜生產者的使用,一些基本的信息輸進去以后,對長期積累數據、科學種植也是非常有幫助的,三方面都涉及到。

李斌:因為蔬菜生產的量大、生產的主體非常多、面非常廣。您講到二維碼或者追溯系統覆蓋到所有的生產的、還是現在有一部分,慢慢會推廣,包括市民端可以看到、可以查出來,普通的菜場里面隨便買一種蔬菜就可以追溯到相關的信息,還是只有認證過的綠色蔬菜等等,這個面上范圍是怎么樣?

馮志勇:如果要通過二維碼的追溯了解過程,首先要有包裝,把二維碼印在包裝上。第二是生產者能接入這個系統,形成二維碼,信息可以附在二維碼上。這個問題也是非常好,目前推廣量還不是很大,有16.5萬畝次用了生產信息管理系統,占136萬畝次播種量的12%左右,后面還要加大力度推廣的。這跟農產品的標準化建設也是緊密關聯,如果是散裝的蔬菜,信息就會斷掉。

李斌:這可能是大家更關注的一些問題,因為有了包裝肯定是集約化生產,這個您剛才講要加大推廣下去的力度。

馮志勇:即使是散裝的,我們也可以追溯到,但是消費者直接掃碼很難掃出來。

李斌:對于管理來講,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馮志勇:沒有問題。

李斌:從推廣范圍來說還有更大的工作需要去做,確保農業生產或者蔬菜的高質量的生產,可能對于比較散的生產方式,或者以前經常說粗放式的等等,不太符合接下來綠色發展趨勢的生產模式,所以在上海來講,你剛才多次提到蔬菜生產保護地還是保護區?

馮志勇:蔬菜生產保護區。

李斌:包括集約化的生產方式,對上海整個農業的綠色發展來講,會起到什么樣的作用?目前發展的態勢怎么樣?

馮志勇:現在是從兩個方面考慮這個問題,一方面是您提到上海劃定了50萬畝左右的蔬菜生產保護區,這個保護區也是保證上海蔬菜供應,科學測算出來的面積,從量上保證。從質的方面,在保護區里面接下來會繼續推行蔬菜標準園的創建,通過標準園的創建來保證質量,目前全市已經有177家標準園。大家知道蔬菜生產從原來的小農戶一家一戶生產方式,最后通過土地流轉演變成各種各樣的園藝場,園藝場有了統一種植,但是有的通過合作社,很多家在這個園藝場里共同種植,所以我們提出了“六統一”,在這個園藝場里面,雖然分散種植,但是必須要統一品種,統一購買藥物、統一標準、統一的檢測、統一的標識、統一銷售來保證質量,否則大家標準不一樣,產品質量也很難有保證。

李斌:基礎性的工作,對于上海蔬菜生產建立一個綠色生產體系打下了基礎?

馮志勇:對,通過標準園的建設,從形態上、從內容方面把它進行規范,逐步提高我們的蔬菜生產品質。

李斌:剛才說有50萬畝多一點的蔬菜生產保護區,它是分布在哪些地方?

馮志勇:九個涉農區都有,也是通過現場的調查,根據種植歷史統一劃定,目前這個工作已經基本結束。

李斌:50萬畝已經基本劃定,就是在這些地方,9個涉農區都有,方案、標準都是統一的。其實對于統一的標準來講不論說生產的質量還是后續的監管,都會有一個比較便捷的抓手。

馮志勇:兩個方面,一方面將來蔬菜的投入會更集中,規模也會更大,另一方面也便于標準化生產,同時也提高勞動生產率。

李斌:一直說綠色蔬菜高質量生產,大家腦子里會想綠色、有機認證生產這一塊有些什么樣的做法?之前有過認證是不是?標準是不是特別規范、特別的硬、剛性?您作為農業部門的負責人,在這一塊今天談的是蔬菜的綠色高質量發展,咱們有些什么樣的想法?

馮志勇:無論是有機認證還是綠色食品認證,這是國家統一的標準。在市場中會發現一些問題,比如用不是綠色的農產品、不是有機農產品來頂替。目前從監管方面非常嚴格,特別是像有機認證,根據品種、面積、產量,提供一定數量的標簽使用在產品包裝上,每個標簽都可以在網上查到;綠色也是國家統一標準認證。問題是在生產過程中的監管,生產的每一個環節都要按照綠色標準來做,這是最關鍵的。從目前的檢測水平來看,有機、綠色以及傳統所說的無公害農產品,還不能從簡單的事后檢測來判斷,必須了解生產過程,了解它使用的投入品是不是符合規范,通過生產信息管理系統會強化這方面的監管。

李斌:50多萬的蔬菜生產保護區里面,他們生產出來的蔬菜有機或者綠色認證的情況怎么樣?

馮志勇:保護區劃定以后真正要全部生產蔬菜的話,還有一個過程。現在有一部分蔬菜還不在保護區里面,通過生產布局的逐步調整,往保護區集中。綠色認證我們也提出一個目標,包括蔬菜在內的農產品到2022年綠色食品認證率要達到30%,這是全市的目標。這個目標在全國范圍內也是非常之高,目前全國的平均水平是2%左右。

李斌:如果要實現30%,就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5倍。

李斌:這個工作難嗎?或者說困難在哪里?有沒有一些難點?

馮志勇:還是非常難的。首先對種植的規模有要求,規模小的無法進行認證,比如說蔬菜15畝以上才能認證。二是對投入品有嚴格的要求,特別是農藥、化肥的使用,農藥的使用有目錄限制,只有綠色食品認證允許使用的農藥才可以用,其他的不能用;在肥料使用方面,要求有機肥的使用量達到50%等等,這些方面要有一個過程,很難一下子做到。所以全國認證比例比較低,也是有這方面的原因。

李斌:從全國范圍來講,中國地大物博,各個地區的發展水平都不太一樣,所以這個比例只有1%或者2%,也能夠想象到。對于上海來說要到2022年,還有三年的時間,要實現這個30%的目標。還有70%怎么辦?怎么監管?

馮志勇:現在是這樣的,進入市場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原來我們說的無公害農產品,是我們進入市場最低標準,我們通過前面所說的風險評估體系,各種飛行檢測,以及市場抽查來跟蹤監管。

李斌:抽查是不是農藥的殘留等等?

馮志勇:包括生產過程的信息記錄,現在農藥使用過程都要有信息記錄。

李斌:主要是可追溯。

馮志勇:對。

李斌:這些項目涵蓋的還是比較具體。馮主任介紹上海蔬菜綠色高質量發展方面,咱們有一個目標:2022年綠色有機認證達到30%的比例,還是有很多工作要去做的。相信到時候對于上海蔬菜的綠色高質量發展達到這樣的比例之后,可能對于市民的獲得感、市場蔬菜安全供應,都會達到比較高的水平和質量。說到種、管,對于很多種菜的農民朋友來說,生產出來這么多蔬菜,85%的自給率。作為主管部門農業農村委,有些什么樣的措施、政策,能夠惠及到蔬菜生產的這些人?

馮志勇: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提到,蔬菜生產的目標是量足價穩,優質安全、便利惠民,如何便利、如何惠民也是非常重要的。在生產環節通過各種保險機制,鼓勵或者支持農民種植蔬菜,如果蔬菜的量很大價格勢必會下來,農民豐產不豐收的情況也會出現。所以通過蔬菜價格指數保險,價格低的時候會給他們一些補償,鼓勵他們的生產積極性,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持續穩定地種植蔬菜。如果價格很低的時候不種,反過來供應不足的時候價格就會上來。這樣通過保護農民的利益保護市場的價格穩定。

李斌:可能還有生產布局方面的規劃,有沒有?

馮志勇:生產布局也是非常重要的,從兩個方面來考慮。前面提到有保護地、有露地栽培,我們正在研究一個科學的比例關系,以穩定市場供應。另外一個布局是蔬菜生產本身,大家可能到園藝場也看到,最多的有一百多個品種,有的只有二三十個品種,有的園藝場只有一個品種,多樣化生產和專業化生產的布局也是要考慮,通過這兩個布局來平衡市場,提高生產效益。

李斌:這是對農民增收也有幫助。我們看一下阿基米德平臺上網友問,農業的相關保險,農業保險推廣也挺長時間了,覆蓋面怎么樣,農民能夠接受現在的價格嗎?接受度如何?

史明:感謝這位網友的提問,確實蔬菜的價格保險從上海來講在全國率先開展。以前主要是針對綠葉菜的價格保險,分為夏淡和冬淡,6月15號到9月15號相對來說溫度偏高,種菜不容易,農民也不愿意在高溫季節種菜,相對來說供應量不足。冬淡的時候也會碰到雨雪冰凍天氣,相對來講產量也會下降。為了保證兩個淡季期間的綠葉菜供應,我們就鼓勵農民種菜。農民擔心種多了賣不掉,怎么辦?在這種背景下出臺了綠葉菜的價格保險。前幾年主要是21萬畝次,去年開始做了一些調整,根據農民的需要,現在冬淡和夏淡,淡季供應還是比較平穩,但是往往在“三秋”季節,或者在去年過了春節以后價格也是持續偏低,這種情況下從2018年開始做全年價格保險。

從2019年開始這個政策方案馬上就要出臺,也是要覆蓋全年的價格保險。從今年來看,總面積在23萬畝次左右,原來是21萬畝次。還是要聚焦到五個綠葉菜品種,青菜、生菜、杭白菜、雞毛菜、米莧等五個綠葉菜品種。總體農民還是相當歡迎的。2013年、2014年冬季時綠葉菜價格偏低,保險賠了3000萬,但只是減輕了農民的受損程度,不是農民拿了3000萬就沒有虧,還是虧,只是減輕了他的受損程度,所以這一項還是要持續推進下去。

李斌:上海市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的副主任張瑞明也在。特別想跟您再聊聊這個問題,剛才馮主任講到很多蔬菜生產的科技技術的保障,從推廣中心來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咱們在這一塊面向普通基層的農業生產合作社也好,農民朋友也好,大家的需求大不大?到現場去推廣的力度如何?

張瑞明:農業技術推廣中心主要是圍繞政府蔬菜綠色發展的目標,推廣一些先進適用的技術。現在主要是圍繞推廣體系的建設,有市、區、鎮農業技術推廣體系,有一套很完善的技術推廣體系和技術人員。另外圍繞政府的綠色發展目標,主要把一些先進實用的技術在示范基地,特別是在標準園、規模化園藝場進行示范。通過水肥一體化、綠色防控等一些技術做一些樣板、示范,帶動全市的綠色生產科技水平的提高,為保證蔬菜的量足價穩、質量安全提供一些技術保障。

李斌:大家歡迎你們到現場去嗎?

張瑞明:還是非常歡迎的。因為農民對科技有需求,同時我們也聯合一些科研部門,比如上海農科院、上海交通大學,產學研結合起來,把一些先進生產科學實用技術應用到生產基地上,通過指導,讓他們快速提升。

李斌:現在大家最歡迎的是什么技術?你們最想推廣的是什么樣的技術?

張瑞明:主要是圍繞保障生態安全的減肥減藥,通過有機肥替代化肥、綠色防控來減少農藥,這是生態目標,也是質量提升的一個目標。還有省工節本機械化生產技術,因為現在勞動力非常緊缺,特別是郊區農民普遍都在60歲以上,以前一直講“三個菜農200歲”,勞動力非常緊缺。在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的同時,把省工節本高效的技術推廣上去,把一些機械化,特別是圍繞專業化生產,把一些全程專業化技術推廣,通過一些機械、農機農業的結合把生產效率水平提升上去,實現機器換人的目標。

李斌:降低化肥農藥的使用率等等,這幾個技術都是大家很關注,也是我們主管部門、技術推廣服務部門重點在推廣的一些技術。今年市政府工作報告當中對于鄉村振興提到很多,其實鄉村振興當中我覺得產業振興是第一條,一直都在講。產業振興里面,蔬菜高質量發展是不是也是產業振興里面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

馮志勇:是的,鄉村振興是農業農村委核心工作內容。鄉村振興第一個要求就是產業興旺,農村的產業是方方面面的,農業尤其是都市綠色農業的發展是產業興旺的重要內容。蔬菜對上海來說比重非常高,我們劃了50萬畝的蔬菜生產保護區,對于蔬菜來說這個量也是非常大。蔬菜產業的發展水平也是產業興旺的重要內容之一,所以剛才史明主任和瑞明主任都提到保險政策、新科技的利用,核心的目標就是把這個產業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對蔬菜高質量發展,我補充幾個方面,主要通過農業投入品減肥減藥,通過產地土壤環境質量的改善,通過生產過程的管控,通過標準化的生產,最后達到農產品質量的安全。同時為了使環境友好,對廢棄物進行資源化再利用,構建循環農業的新模式。我們也提出這樣的目標,蔬菜生產基地不但要生產出蔬菜產品,還要營造出良好的環境,為整個鄉村振興做好示范帶頭作用。

李斌:剛剛馮主任做了簡要的總結,我們從蔬菜的綠色高質量發展有多項措施和努力實現產業興旺,從而能夠通過這樣有效的抓手推動上海農村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今天節目到這里就結束了,謝謝馮主任、史明主任、張主任來到我們節目。

標簽:

分享到:
红豆直播app靠谱吗_红豆直播app下_红豆直播app下载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