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訪談

產生日期:2015-04-11 08:40      來源: 上海市農業委員會辦公室 上海市農業委員會、上海市財政局

主題: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上線活動

時間:2015年4月11日 10:00 —11:00

地點:上海廣播大廈

嘉賓:方志權   市農委政策法規處(農村經營管理處)處長

  莫云華   市農委基層工作處處長

  陸崢嶸   市農委種植業辦公室主任

  李建穎   市農委畜牧獸醫辦公室主任

主持人:李斌

李斌:我今天請上海市農委的有關領導與聽眾朋友進行交流。首先介紹一下嘉賓,他們是市農委政策法規處(農村經營管理處)處長方志權、基層工作處處長莫云華、種植業辦公室主任陸崢嶸、畜牧獸醫辦公室主任李建穎。

說起農委,大家在城市當中的人跟農委之間的具體的聯系并不是特別的密切,跟我們農民朋友的關系會更加的密切一些。我們最近發布了《2015年全市農民支農政策的公開信》,這里面有很多內容是有關我們農民朋友的補貼或者是政策支持方面的。我想請方志權處長介紹一下,在今年的支農政策和往年有什么不同,我們的亮點是什么?

方志權:我們出的“三農”政策,都是關系民生面向上海郊區農民的。所以在政策的總體把握上,一個是堅持原有好的政策,繼續穩定,然后作“加法”,不能做“減法”。主要亮點:一是過程當中有意識地加強改善民生、改善環境這一方面的政策扶持力度。二是在扶持政策方面,我們注重資金、政策整合力度,這樣讓農民盡可能都得到實惠。三是這些政策一個是體現公開、公正、公平的情況,陽光運作的機制。四是我們在引導過程中,注重培育新型的農業經營主體,如家庭農場等。這幾個方面,我們有一些新的亮點。

李斌:您說不做“減法”,在現有的基礎上做“加法”,那么“加法”在哪做呢?

方志權:原來的政策會繼續加大。“加法”方面還體現在我們引導一些好的發展方面。譬如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這些我們原來是沒有的,現在逐步加大扶持力度,這就體現出我們在做“加法”。

李斌:我注意到,這當中還有一個叫“農民培訓”的補貼。“農民培訓”以往有嗎?

方志權:以往是有的,體現在政府投入方面,就是力度越來越大。這幾年不單單是在種植業、養殖業,我們在其他方面也都加大了培訓力度。原來生產方面的培訓比較多,現在包括生產關系,怎樣加強管理、提高技能、理順關系,搞好產權制度改革,各方面都有培訓。所以覆蓋的面更加廣泛,培訓的內容也得到了大家的普遍歡迎。

李斌:這幾年不斷加強農業生產、農村發展方面支農政策的支持力度,通過這么多年下來,我們上海在農業生產,或者是整個農村發展過程當中,還有哪些不足的地方,或者是接下來還需要我們整體提升哪些方面。

方志權:總體來看,我們這幾年的扶持政策和投入都是非常好的,都受到了歡迎。接下來我們想,主要就這兩個方面。第一就是公開、透明這個方面,力度會大一點,因為上海郊區農民,村里面大家都有農民的“一點通”,有關的政策可以進行上網查詢。目前上海1600個村都有“一點通”設備,我們叫“農民一點通,點到我心中”,大家可以在這里面進行查詢。第二就是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我們著力加大力度。因為中央、市、區縣,包括我們鄉鎮、各個部門都支持“三農”工作,我們要把這些資金逐步整合,把資金用到刀刃上,發揮效率。這兩點是我們將來著力,也是今年著力做的。

李斌:剛才您提到在支農政策當中還加大了農村環境改造的支持力度。記得今年年初上海兩會浦東合慶鎮污染情況得到大家的關注,我臺也作了采訪。有很多污染的企業在那里,坦白說,這些企業一定程度上支撐了當地經濟的發展,包括財政收入也有一些。另外一方面,不可否認也給當地居民生活居住的環境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包括有養豬廠、污染企業、垃圾焚燒廠。對于這樣的一些村子,在上海我相信不會只有這一個村子。

去年啟動了“美麗鄉村”的建設,經濟發展和當地村鎮環境治理,這兩者之間我們如何協調進行規劃,或者是進行布局。從農委的角度,你們有一些什么樣的實際舉措?

方志權:老百姓都比較關注我們的生活環境,市委、市政府、市委農辦、市農委對這件事情一直都很關注,市政府專門把這件事情列入“村莊改造”的計劃當中,也列入了市政府的實事工程。這幾年經過中央、市、區縣的共同努力,環境、水資源逐步在改善,但是不可否認,有一些地方還沒有進行“村莊改造”,在這些方面,我們想這幾年還是需要加大工作力度的,并且已經有一些規劃了。先把沒有改造好的村莊列入了計劃,同時我們市農委已經編制了“美麗鄉村三年行動計劃”,通過連續兩個“三年行動計劃”,到2020年,我們有一整套的規劃和計劃,包括資金的投入、相關的改善河道、路面、村容、村貌這些方面都做了很好的安排。去年開始已經在上海郊區選擇了一些村,在村莊改造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它,是我們“村莊改造”的提升版。這樣我們就逐步通過美麗鄉村的建設,通過村莊改造的建設,把我們農村的面貌、環境改善得更好,讓大家生活在江南水鄉這樣美好的環境當中。我相信只要大家努力,是一定會實現的,但需要我們把好的措施真正落實到下面去,我是這么想的。

李斌:您說的最后這一句話很關鍵,“把所有的措施落到實處”,如果不落到實處就是一紙空文,對實際的改善沒有什么關注。

大家可以關注“政風行風熱線”,今天在直播間跟大家對話的是上海農委相關部門的負責人。歡迎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者是在阿基米德社區當中找到“政風行風熱線”,在直播貼下面進行評論,再就是發送短信到“1062”。

李斌:我們接一下聽眾的電話,王女士您好!您有什么問題嗎?

王女士:是這樣的,我們小組里土地是按照口糧分的,1998年建水塘弄掉了一部分土地。1999年土地確權的時候,根據《土地承包法》三十年不變的合同,有一部分人家土地就少很多,有小孩子因為不到十六周歲,當時口糧地就沒有,年紀大的村民就是照顧他們,就按照0.5畝口糧給。到2003年土地整理之后又多了很多,村里就把多出來的土地,將近100畝,沒有經過老百姓開會表決,就擅自包給外來企業造房建廠,有一部分開蝦塘,國家政府法律法規出臺,老百姓對相關政策了解之后,我們原來少拿土地,現在要求重新給我們。原來土地多的還想多,少的人就覺得不合理,因為原來我土地被政府征用了,現在就少了,就要求做相應的補充以后,再平均分配,這樣就造成了本組村民意見不合。經過多次協商,政府出面協商不了的情況下,就由政府辦公室邀請區農委將土地分好,老百姓權證也變了,但是后來三年土地流轉變了,103畝土地給包出來,資金在村委會賬上,一直沒有發放到老百姓手上。

這十幾年來,從2004年開始到現在,我們小組里面有四家被村委會包給人家,屬于土地違法了,我們到12336進行舉報,工業用地村里面一直抽掉30%的流轉費,我不知道能不能這樣,這是老百姓土地流轉費。我們村里一直拿掉30%,也不發下來錢,就是這個情況。

李斌: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一百多畝土地進行相關操作沒有經過村民的同意,沒有征求咱們的意見,現在在相關部門協調之下,咱們對于再次分配的土地,我們現在還是滿意的,只是這一百多畝出租出去的土地收益不知道是多少錢,跟咱們也沒有多大關系,這個不滿意。第二個問題,就是收益分配方面,村里面做了截留,跟村民沒有進行公開、公示。

王女士:明確講屬于工業用地,但是這個土地本身是屬于土地違法現象,只是暫時承包給外來企業。

李斌:還是在這一百多畝土地上面。

王女士:這包括了30多畝的工業用地,村委會就截留30%收益,因為意見不合,現在還沒有發放,連續三年沒有發放。農村的老百姓就靠政府的錢,特別是年紀大的老人,很困難。我是這個小組的組長,我想向你們反映這個問題,希望通過媒體來幫我們得到一個妥當的說法。

李斌:聽一下方志權處長怎樣說。

方志權:您好,謝謝您的問題,我現在聽下來,村委會沒有把土地流轉收益分配分給大家,這個情況我們會馬上組織人員調查一下,然后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到時候把聯系的電話給我們編輯,我們抓緊馬上聯系調查一下。

王女士:我想補充一點,一百多畝土地已經在登記權證上,但是收益沒有給。

方志權:好的,我們會馬上了解、核實一下。盡快給您一個答復。

李斌:方處長,我有一個問題,村里面土地出租,是不是要走相應的程序,譬如召開村民大會等程序進行。

方志權:對,相關土地承包經營權調整,我們都是經過相關的公示,一般都要求大家都要知曉,這個程序都需要公開透明,還有了解標準、相關政策等東西。可能操作過程當中會碰到這樣那樣的問題,凡是涉及這一方面的情況,我們都會抓緊核實,確實是傷害農民利益的就需要馬上進行處理。有一些糾紛,我們會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權調解仲裁法》可以先進行調解,調解不成功可以進行仲裁。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大家有什么情況,都可以反映給我們,我們會抓緊、及時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復。

李斌:假如土地符合相關的規定,也經過村民征求意見,同意把這個土地出租出去,或者是承包給某一個人或者是某一個公司,土地出租收益,是必須給我們的村民?還是說留在村委也可以?我們用這筆錢投資或者是怎樣,都是可以的嗎?

方志權:流轉費,如果是承包地流轉費應該給承包戶享受,但是實際操作過程當中可能每一個地方有不一樣的情況。但是總的原則是不能截留的。承包戶自己土地的收益,還是應該給承包戶的。相關的公共集體經濟組織共同的東西,這個應該由我們集體經濟組織進行統籌處理并加強監管。

李斌:我們繼續接聽聽眾電話。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您好,農委領導你們好,我是漕涇鎮的,我想問一下農村承包地實行鎮保后的核減標準問題。

方志權:各個區縣有明確的操作規定,按照既定的政策,你的土地被征掉了,承包地需要相應核減的。

李先生:這個區是統一的?

方志權:這個是符合政策的。

李先生:可是我們的面積不一樣。

方志權:到時候跟您具體的進行核實一下。我們會抓緊了解,了解之后告訴你。你把電話告訴編輯,我們會及時答復你,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李斌:下面接通的是孫先生的電話。

孫先生:我在金山呂家村(音),有沒有種糧補貼?

陸崢嶸:種糧補貼是這樣的,現在是國家層面的,包括市里層面,各個區縣都有一部分種糧補貼。現在給糧食種植戶,誰種這個地就享受補貼。還有一個情況,就是土地流轉過程當中,合同當中在承包時規定了,這個流轉費由流出方享受,這個情況也有,我不知道你當時流轉合同是怎么簽的。

孫先生:但是這個錢大農戶拿去的。

陸崢嶸:現在土地是流轉出去的?

孫先生:土地是分給我承包的,土地承包給了大農戶。

陸崢嶸:像這種情況應該是大農戶拿的。

李斌:方處長,像剛才這位孫先生說的,他土地流轉出去,讓大農戶進行承包耕種,這是不是我們目前上海推行很多年的家庭農場。

方志權:他說的大農戶我理解就是指家庭農場,家庭農場也是這幾年我們上海不斷探索建設現代農業,培育新型經營主體有效的形式。家庭農場我們有十六個字,第一個詞就是叫家庭經營。家庭經營就是你承包的農田,基本上一定要由你這個家庭,或者是夫婦兩個人來從事。平時主要由家庭成員來打理,農忙的時候可以聘請一些機械工,但是主要是由家庭經營。

李斌:城里面的人不能去?

方志權:不能去的,第一叫家庭經營。第二叫一業為主,就是從事農業生產、糧食生產,80%的收入主要靠農業方面的收入。第三叫適度規模,現在根據上海發展的水平,我們確定在100畝到150畝之間,有的地方會隨著水平的發展會有所提高。第四叫集約生產,機械化程度都非常好,就希望培育家庭農場,我們讓農民的收入能夠逐步的提高,農民變成了從事農業方面的職業,然后收入一般是在十萬到十五萬,這樣的話有一個體面的收入,可以過上體面的生活。體面的職業、體面的收入,可以構成體面的生活,這是培育我們現代農業經營主體的有效抓手。

最早我們在松江,是2007年開始實踐的,到今年我們家庭農場這個新的形式,在我們上海郊區各個區縣的大地上生根開花了,發展的面積大概在三千戶的家庭農場,這成為我們農業經營主體方面的新生力量。這是非常好的形式。我們政府的政策、各方面的鼓勵措施,都是向扶持家庭農場方面傾斜的。

李斌:家庭農場可以看作是我們最近這幾年當中,咱們農村改革當中的新亮點,也是我們一個創新的點。說到農村改革,我們可能就會提到農村的產權制度改革的問題,今年相關方面還有沒有一些創新的舉措。

方志權: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視我們農村產權制度改革,原來集體經濟組織好多的資產關系都不太清楚,農村集體經濟資產是上海老百姓從五六年開始,長期積累的財富。原來沒有改革之前,大家都是看得見,摸不著的,就是透明的玻璃缸。看是可以看得見,但摸不著,是透明的玻璃缸這怎么辦?隨著農村不斷城市化,農村資產不斷增值,大家就很關心這件事情,怎么樣讓農民在推進城鄉一體化過程當中,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來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這幾年探索了農村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這個就是進一步明確產權,然后以農齡為主要依據,進行份額量化,實行有收益進行分配,讓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就像老母雞下了一些蛋,讓他們分享雞蛋的成果。上海在全國應該是走在前列,上海政策基本上很完善,形成了“1+1+12” 的政策體系。同時我們相關的措施、政策都是在逐步的完善,到目前為止,三月份上海有1677個村,將近54%的村已經實現了農村產權制度改革,我們是一場“靜悄悄的革命”,這樣通過改革了之后,讓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共享改革成果,維護好、實現好、發展好農民的利益。

李斌:下面接通的是姚先生的電話。

姚先生:主持人好、聽眾好,我是崇明的,我們都有《土地證》,每一個人是兩畝地,但是實際我有一畝地都承包給大戶,我們承包給大戶是1100塊錢1畝。譬如張三有3畝地,從他那里流轉1畝地,只給我500塊錢1畝,這個合理嗎?

方志權:你《承包經營權》上面是幾畝地。

姚先生:一畝七。

方志權:證書上面,家庭有幾口人?

姚先生:兩個人。

方志權:兩個人,現在這個《承包經營權證》寫的是多少?

姚先生:《權證》是三畝地。我承包出去,我本來就有兩畝地。

方志權:應該有兩畝地收益流轉的東西。

姚先生:應該是土地的三畝四。

方志權:不是全部流轉出去?

姚先生:我不到三畝四,我只有兩畝地。

方志權:好的,告訴一下編輯。

姚先生:另外一個人應該是一畝七,但是現在是三畝四,等于這個一畝七要流轉給我,但是流轉給我,按照政策來說只有給五百塊錢一畝地。

方志權:現在說的具體情況,你告訴一下編輯你的電話。

李斌:您說這個,可能有一點繞,節目之后讓農委工作人員再了解一下您那里工作情況,電話留給我們編輯。其實問題就是實際的補貼,是按照實際的土地畝數,還是按照產權?

方志權:就是《承包權證》上,現在反映是權證和實際的面積不一致,這樣的話,我們想核實一下,之后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

李斌:姚先生說這個情況屬實,崇明所在的村,相關操作上還是存在一些問題。

方志權:所以有關農經部門就要核實一下,確實有問題有錯誤要及時的改正。

李斌:在村一級的集體經濟體制當中,村民的監督權如何行使,我們怎么保證?

方志權:流轉的情況,土地的流轉一個是《權證》到農民的手中,還有一個就是在操作過程當中,上海鼓勵農民把承包經營權統一委托流轉給村級集體經濟組織,由他們統一對外發包,這個是有效的手段。可能操作過程當中,有一小部分有問題,可能流轉的費用都會出現一些矛盾。這樣的話,我們就核實一下,了解一些實際操作過程當中有什么瑕疵,我們就及時糾正、改善。

李斌:謝謝我們直播間的幾位嘉賓,謝謝聽眾朋友關注到我們今天農委上線的“政風行風熱線”節目。今天節目到這里就結束了,預告一下明天是上海市規土局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

標簽:

分享到:
红豆直播app靠谱吗_红豆直播app下_红豆直播app下载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