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訪談

產生日期:2014-08-23 16:00      來源: 上海市農業委員會辦公室 市農委、財政局、法制辦、監察委、發改委、教委

主題: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上線活動

時間:2014年8月24日 10:00 —11:00

地點:上海廣播大廈

嘉賓:孫雷 上海市委農辦、市農委主任

主持人:章海虹

訪談直播

海虹:上午好,聽眾朋友,這里是上海人民廣播電臺中波990,調頻93.4。每周六周日上午10點到11點為您播出的政風行風熱線節目,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海虹。節目總監制唐宇琴(音)、節目監制是錢維軍(音),電話編輯今天是王靜(音)。在這里問候大家。

今天即將上線走進政風行風熱線的是上海市農委,他們將就農村改革、涉農資金和項目的監管、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等等,和聽眾朋友進行交流和溝通。同時也歡迎聽眾朋友就有關農委的工作問題來撥打我們的熱線,62780990參與我們的節目。

對于城市的居民來說,也許對農村相關具體工作不太了解,今天的節目跟大家好好介紹一下農村改革目前進展的情況。同時也希望我們郊縣的朋友們,如果您在農村生活工作,您碰到什么具體的困難,可以通過熱線62780990參與我們的節目,并為我們的政府部門提出好的意見建議。同時我們也為您開通短信平臺可以反映問題,AM990加上留言到10621062。

接下來進入到政風行風熱線節目的上線時間,今天非常高興請到了上海市農委的有關領導和聽眾朋友進行交流。首先我們來認識一下直播室的幾位嘉賓,他們是:上海市委農辦、市農委主任孫雷。你好,孫主任。

孫雷:聽眾朋友們好,主持人好。

海虹:謝謝孫主任親自來到我們的直播室,跟聽眾朋友進行對話和交流。坐在我對面的還有幾位部門的負責人,我們也來認識一下,市農委政策法規處處長方志權,您好。

方志權:您好。

海虹:綜合發展處副處長葉熾瑞,您好。

葉熾瑞:大家好。

海虹: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處副調研員邢增濤,您好。

邢增濤:大家好。

海虹:謝謝幾位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跟聽眾朋友們對話和交流。說到農委的工作,可能對于城市的居民,上海市民來說,了解的并不是非常的細致,可能很多人覺得,農村嘛,上海還有多少農村呀,都會有這樣第一個問題。其實上海的農村,面積還是非常大的,農村人口還是有一定規模的。所以我們今天將就大家普遍關心的,本市在農村改革,涉農資金和項目的監管,以及農產品質量安全,相信跟我們聽眾朋友是有著密切關聯的,大家也是非常關心的,這些問題跟我們聽眾朋友進行探討交流,我們熱線電話是62780990,同時我們也為您開通短信平臺,AM990加上留言到10621062,我們的節目在看看新聞網上進行網絡視頻直播,大家可以登錄網站來觀看我們直播室的情況。

先請孫雷主任給大家介紹一下,上海目前農村的基本情況和上海農村改革發展的情況。

孫雷:好的,大家知道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農村改革同樣,也是改革的重要方面。從上海來看,我們目前正在推進農村產權制度的改革。前幾年,我們對農村的集體資產進行了全面的清產核資。整個集體資產總額是在四千多個億,凈資產在一千多個億。這些資產是從1956年以來,我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通過勞動積累留下的資產,也是集體經濟成員的共同財富。現在怎么樣把這部分的資產,一個首先是要保值增值,同時通過集體經濟的發展,讓我們這些成員享用集體經濟的成果,這是我們目前要解決的最主要的問題。

海虹:其實,說到農村的改變,現在不僅僅是農民的事,還有很多城市的居民其實也非常關心,特別現在有經濟頭腦,有投資頭腦的人現在會談論,“我們能不能去農村承包一片土地,承包它的經營權來做經營。”這也反映現在很多人看好農村未來的發展,所以這也對農村改革有著很大的期許。上海市在推進農村改革方面,我們有什么樣的具體的舉措,也給我們聽眾朋友介紹,也方便城市居民,可能有興趣的話,他也愿意去做這個事。

孫雷:是的,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發展,農業現代化同步要發展,發展其中一個標志,就是農業正在成為一個可以投資的領域。從農業本身來講,我們也是歡迎工商資本進入到農業領域里面。但是怎么進入?用什么方式進入?這是我們要探討的。

首先,一般來講,在生產領域我們還是提倡搞適度規模的經營。比如糧食生產,糧食生產經過這幾年的探索,找到一種比較好的生產發展方式,就是以家庭農場為主。同時,我們也結合現在的農民專業合作社,讓它成為新的經營主體。城里人要去承包農田,搞家庭農場,現在有些地方已經出現了這種好的勢頭。比如松江起步比較早,農二代這些人在企業打工,看到自己父輩搞家庭農場搞的不錯,因為我們家庭農場有一定的年齡限制,到年齡限制以后,父輩這批人就退出了。接下去作為第二代的農民,他去參與經營家庭農場,我認為這也是一種參與農業開發的形式。我們也是想,能夠讓第二代農民今后成為家庭農場的主力軍。

還有一種城市的資本投入到農業來,主要是提供服務。特別在流通領域、銷售領域,這方面城市的資本、城市的力量有優勢,我們也是歡迎這種資本進入到農業領域,來為農民和農業的發展提供服務。

海虹:既然有這樣一個思路和倡導,在執行過程當中,我們需要一步一步按照規定來做,我們的節目希望通過我們對政策法規的介紹,對部門管理規范的介紹,來聽一聽聽眾朋友意見,聽一聽市民朋友意見。在過程當中,在流程當中還有哪些地方是不是沒有做到位,或者過程當中還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聽一聽聽眾朋友的意見,所以大家可以通過我們熱線62780990來參與我們的節目,反映您實際所碰到的困難。

對于說到的承包經營,目前承包經營的形式有哪些,因為我們注意到,上海市郊農村地區,實際上在田間工作的人是一些外地人,這種人還蠻多的。包括小規模的經營也好,還有成規模的經營也好,都有這種現象出現。現在的比重有多高?我們作為上海市農委,對這種現象,我們到底是怎么看的?

孫雷:前段時間我們做過面上的普查,目前在農業行業里主要是種植業和養殖業,來滬的農民大概98000人左右,占到整個勞動力比例1/3不到一點。

海虹:那也不少了,1/3了。

孫雷:是的,現在我們是怎么對待這件事情的呢。我們經過分析覺得糧食生產領域里,我們上海本地農民可以自己經營的,在這個領域我們提倡,以本地農民自己經營為主,經營的主要方式以家庭農場和糧食專業合作社這兩種形式為主,當然也包括一部分大戶,還有一部分家庭經營的模式,來自傳統的家庭經營模式,這是一塊。

第二塊,在蔬菜領域,我們現在蔬菜的勞動力里將近六萬左右是外地勞動力,這部分勞動力我們采取兩種辦法,一種辦法通過合作社,包括園藝場,給參加生產的來滬農民提供住宿條件,把這部分人穩定下來,因為這是我們勞動力需要的地方。對另外一部分,通過農民和農民自己流轉的,小規模的分散的經營,甚至在田里搭了窩棚,這些我們主張整治。因為我們不提倡在農田里搭窩棚,因為窩棚搭了以后,首先是不安全。

海虹:它其實有生活需求在里面了。

孫雷:對,首先不安全。還有一個,這種方式對管理上帶來很大的矛盾和問題,這一部分我們覺得要調整的。

第三部分,不規范養殖,我們有些來滬農民種了幾畝地以后,在田里搭棚,養豬、養雞、養鴨,這是我們堅決反對的。因為這是違法用地的表現,農田的耕作不是用來搭棚以后變成非法建筑來謀取利益,這種是我們必須要進行整治掉的。總體上是這樣的,我們提倡農業上以當地勞動力為主,當然還有適當需要一部分的來滬農民來幫助我們,同時給來滬農民提供好的生產生活條件,這才是我們希望達到的要求。

海虹:我們從政府管理的角度來講,我們不是特別提倡私下里的承包經營,不是說我們拒絕外來人來經營我們的土地,但是私下的經營方式對于監管來說很多地方無法觸及到,甚至要等問題發生才會知道。在這方面提醒農村地區的朋友要有這樣的意識,有這樣的意識之后,我們還是放到公開的平臺上,這樣能夠便于政府掌握信息,來更好的管理,和做一些農業的指導。

孫主任我記得您去年在上線時就提到過家庭農場,這是咱們上海市政府在農村改革當中主推的一個項目,是吧。

孫雷:是的。

海虹:今天我們節目還是有比較多的時間,特別期待想聽一聽孫主任對家庭農場做主要的介紹,您說的家庭農場是什么概念,我們推廣的方式又是怎么樣的,能否給我們聽眾朋友介紹一下?

孫雷:家庭農場最早是在松江,2007年開始探索,經過六年多的探索,這種形式基本定型,而且這個模式適應了現代農業發展的總的要求,同時,它也符合國際農業發展的一般規律。第三,它更加適合我們都市農業的發展需要。

大家知道,都市農業地區(郊區)現在發展比較快,勞動力大量轉移到二、三產業。種田就變成種點口糧,這樣一種狀態。這樣一種狀態對農業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這幾年松江區經過探索以后,探索這樣一種模式,家庭農場模式。這個模式主要有四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農場的經營者是當地農民,而且自己要從事農業的生產勞動,他有這樣的技能。

第二個特點,要求規模適度。所謂規模適度,目前規模太小不行,太小收入不足以成為體面的職業,不能太小。但是也不能太多,太多,目前現在家庭農場的經營,一個就是自身能力的問題,還有一個誰占有土地資源,兼顧到公平的問題,不能太多。

第三個特點,必須以農業為主,必須專門搞家庭農場的,不是說農場變成兼業,我們要求必須專門做這個工作,而且收入主要來源是靠家庭農場。

海虹:他不能再做別的打工了。

孫雷:對,第四個特點,必須要集約生產,按照現代農業發展的要求,譬如要求對土地進行保護,要控制化肥的投入。還有,必須按照農產品質量安全要求去組織生產等等,達到這些要求的話,他就可以成為合格的家庭農場的經營者。

海虹:有幾個要求,一個是蠻明顯的,剛才聽孫主任,我還困惑,為什么做這個要求,為什么一定要本地的農民來承包?

孫雷:糧食生產隨著機械化水平的提高和社會化服務配套的發展,我們覺得已經具備了全程機械化和社會化服務的條件。在這種條件下,我們當地的農民有這個能力來承包。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個,因為土地的經營是農民通過把經營權流轉出來,經營權流轉出來以后,本組織的成員,有能力的話要考慮優先。不能說,這個地方有很多人需要搞家庭農場,你卻把地給了組織以外的人,或者其他農民,這樣就不太合理了。換過來說,以后發展到一定程度,如果本組織成員沒有人愿意做家庭農場,組織以外的人也是可以的。

海虹:我們先要滿足本市的農民,本組織本村地區的,我們不能說把他們拋向市場,拋向社會了。除非他們都能夠很好的進入到市場當中去。我們已經有一位聽眾朋友打進電話來了,來聽一聽這位曹先生對于承包田的問題,我們來聽一下他的具體情況。你好曹先生。

曹先生:章海虹老師您好,孫主任好。

孫雷:您好。

曹先生:我是這樣的,現在上海郊區普遍存在這種現象,有好多承包田,都給60歲以上老年人耕種,當然60歲—70歲那些小老人可能有種土地的欲望,但是70歲—80歲,勉強在支撐。到80歲以后,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再承包土地。這個問題怎么辦?我是崇明的,我們崇明許多人到上海去開出租車,你們都知道的。對這個問題怎么辦,我建議你們對承包田進行一下改革,可以采取以下幾個方式:

第一,你剛剛所說家庭農場的方式,或者由政府集中起來,把農民土地集中起來,給老年農民,給予適當的土地方面的保障,然后再流轉給需要承包的農民。

還有一點,你說私人承包不允許的?

孫雷:沒有,來滬的農民我們只是不提倡。

海虹:現在沒有強制性的,只是不提倡。

曹先生:我認為只有由政府集中起來,組織專業合作社,或者像開股份公司一樣的方式,入股的方式,讓農民的土地作為股份,農民可以分紅之類的,給農民有專業的保障,我父親是農民,他年紀大了,70多歲了。

海虹:這是一個來自崇明,其實父母也是農村人口。

曹先生:對。

海虹:現在已經70多歲,無法在土地上耕作了,這種情況怎么辦?孫主任,就這個問題再給我們介紹一下。

孫雷:好的,曹先生你好,你剛才提的問題非常有針對性,這個問題也是我們經常在研究的問題。農村老年化,農民老齡化成為普遍的現象,在崇明,同樣存在這樣的問題。怎么辦呢?剛才你自己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你講的很好。

首先我們是這樣做,把我們農村的土地,現在做的第一件事情確權登記頒證,把農村土地,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確權確地,凡是二輪延包的時候,土地面積都是明確的,方向位置明確的,必須確權確地。二輪的時候,是確權確利的,現在也是確權確利,首先把土地承包權穩定下來。您剛才講的第一點很好,就是把土地承包權穩定下來。穩定下來以后農民可以放心的把土地流轉出來,流轉出來以后,我們現在提倡,委托村里進行流轉,因為土地要搞規模經營,一戶一戶的流轉很難形成規模。交給村級組織以后,比如村里有一千畝地,兩千畝地,有一定的規模或者量,有這樣的量以后,才可以考慮用什么形式搞規模經營。現在比較多的,種糧食的話,我們希望大概在100畝到150畝左右,變成一個單位,建立這樣一個家庭農場。建立起來以后,我們可以在一定范圍內,首先在本市范圍內,招聘或者經過一定的競爭,設立一個條件,剛才我講的四種條件,符合這四種條件的讓他經營。這是一種方式。

比如這個地方搞經濟作物的,我們不是種糧食,搞經濟作物也可以,經濟作物的面積不一定搞那么多。搞經濟作物一般是60—70畝,甚至再少一點,也可以變成一種家庭農場,我們也在探索。現在金山也在探索以經濟作物為主的,這個也可以。

比如這個地方是搞蔬菜,種蔬菜,我們就提倡以合作社為主的形式,因為蔬菜的經營,目前跟糧食不一樣,它很重要的問題,首先要面對市場,要解決銷的問題,而不是種,種很重要,更重要是銷的問題。這種方式,我們提倡以合作社的形式來做。

海虹:合作社可能有幾個鏈條上的人。

孫雷:對,要看這塊地上到底種什么東西。經營者我們提倡以當地為主,搞蔬菜,可能當地勞動力不夠,適當聘一點外來的勞動力是可以的,但是絕對不可以田里搭窩棚。

海虹:好嗎,曹先生,通過您這個問題,我們也再一次了解在農村具體落實土地承包的經營權轉讓,承包、合作,一起經營,各種各樣的模式,我們都在執行當中。謝謝曹先生的參與,再見。

說到經營權的轉讓,還有土地承包,包括在土地經營過程中我們知道,其實市委市政府,包括國家都有各種各樣的補貼和激勵機制。其實,我們也在民間聽說過這樣一種說法,現在很多城里人愿意到農村去承包去經營,倒不是說這個土地上還有包括林地上,產出作物帶來的經營效益,你可以有利潤。但是很多人說,這個利潤恐怕挺難控制,但是有一塊利潤可以得到的,就是補貼,各項的補貼,有這樣一種說法,您贊同嗎?

孫雷:這個是這樣的,我們國家包括地方政府對農業實行強農惠農富農的政策,也是按照國際慣例,對于農業生產的有些環節進行補貼,這是一項有利于我們農業發展的根本性的措施,我們應該堅持下去。

你剛才講的這個問題,確實也有,個別有一些所謂的農業投資企業,通俗的講法就是圈地。地圈多了以后,因為現在補貼是按照生產面積進行補貼的。如果不好好去耕作,他只要拿補貼就是很大一筆錢,這個問題確實存在的。但是在上海,到目前為止純粹為了補貼承包土地的情況,這個情況基本沒有發現,但是我們必須要注意這種情況。

海虹:不要出現這樣的趨勢。

孫雷:對,不能出現這樣的問題,這是一個方面。第二個方面,對補貼來講也是這樣,我們不斷在進行改進,最近在進行整合,使得補貼能夠更好的發揮財政支持農業的作用。

海虹:確實是你在做了才能夠給到你補貼,因為農村土地面積分散比較廣,我們知道在城市里面,一個區地域面積就這么點,做監管的相關職能部門到達的時候比較快速一點。因為農村土地比較廣,分散開,一個村一個村,一天能跑幾個村,作為監管來講,我們需要更多的農村地區的市民朋友,聽眾朋友及時的把一些問題反映上來,向農委部門進行反映,這樣能夠更好的幫助政府部門實行監管。

說了那么多的農村改革,以及監管方面的話題。我相信我們的聽眾朋友更關心的是農產品怎么走進上海市民的千家萬戶。最近有一條新聞也引起了我們的關注,昨天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今年滬產的各類水果得到豐收,今年是個大年,而且品質質量也不錯的。因為中央實行八項規定之后,政府的采購這一塊縮小了不少,造成今年滬上水果在銷售方面可能遇到了一些困難。對這個問題,我們農委有什么樣的考慮和措施?

孫雷:今年滬郊地產水果是大豐收,當然豐收也帶來了煩惱,這個煩惱主要是團購減少,也不是八項規定影響的。我們現在是這樣看的,我們要把這種情況看成一種新常態,我們的地產優質水果要圍繞怎么更多更好地面對市民的直接消費,去組織這樣一種生產和銷售,包括其中的流通。為了解決今年銷售難的問題,我們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所緩解。比如我們專門組織了滬郊地產優質水果的展銷,再比如我們和林業部門一起,在上海的公園設立滬郊地產優質水果展銷。我們通過農業部門搭建平臺,更多的讓優質水果進社區、進超市。同時,推動一部分的團購,基本上緩解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這樣看,作為生產者來講,我們在探討,過去一些好的水果品種在定價上,帶有團購色彩,可能價格不是真正的反映市場的價格。說白了,有的定價可能過高了,我對我們企業家說,一個生梨要賣到七塊八塊一斤,有那么好嗎。確實郊區的水果不錯,但是沒有這么高的價格。應該適當把一部分高的價格回歸到正常的理性的價格,這也是我們要做的一個方面。

另外還有一個方面,暢通銷售渠道。現在千家萬戶去銷地產水果,確實有一點點問題,所以我們下一步在流通方面,在銷售方面還要做很多的工作。比如現在網上發展勢頭蠻好,像浦東,有兩個平臺,網購達到10—15%左右,這是新的發展領域,今后要發展的更好。包括現在配送過程中間,怎么解決好配送問題,訂購以后怎么送過去,水果不像其他東西,送的過程中壞掉了,壞掉了怎么辦?只能退回來,退回來損失就比較大,可能就影響網上銷售。這些我們都要想辦法,指導農民,指導合作社把它解決好。

海虹:對市民朋友來說,有一點挺幸福的,至少今年滬產水果價格開始下來了一些,更多進入到大街小巷的水果商店,小店里,水果攤點里。所以,我們在這也呼吁一下,我們的市民朋友可以多嘗嘗上海本地產的水果,本地產,那么靠近,運輸成本要低很多,價格應該更低一些,能讓上海市民享受到本地優質水果。以前很少能看到,都是外地水果比較多,今年本來又是本地水果的豐收,大家可以多去關注一下,嘗嘗鮮。接下來我們再來聽一位倪先生的電話,您好倪先生。

倪先生:你好,我想問問孫主任,我是崇明人,現在土地統統分到個人嘛,我們生產隊包的總的面積大概有九十幾畝,包過來之后你要2畝我要3畝,根據自己的生產能力承包,后來剩了三十幾畝,生產隊決定交給外地人種,之后有了農業稅、補貼什么的,三十畝的補貼都給了村里面,以前一百塊一畝,后來二百塊一畝,現在漲了對吧,也就是這個補貼農業稅既沒給外地人也沒給生產隊,結果和村里鬧起來了,我想問問這個對不對?

孫雷:倪先生你好,你剛才問的問題,首先跟你講,農業稅的事情,跟農民沒有關系的,農業稅是國家免掉的,國家也是對于農民的一項支持,本來農民種田要收稅,從2004年,上海在全國最早免掉農業稅。農業稅免掉以后,跟農民沒有關系的,因為你們沒有交。農業稅免掉以后,農業稅有一小部分給村里用作村里支出。這個通過財政轉移支付,這部分通過返還給村里,這是地方財政補貼的。這跟農民也沒有關系的。

另外你剛才提的,當時在二輪延包的時候,當時土地都想少要,勞動力可能不夠的話少要一點。

倪先生:對。

孫雷:現在你們覺得當時要的少了,是不是吃虧了。

倪先生:不是這個問題,現在國家不是有補貼的錢嗎,還有三十畝補貼去哪了?

孫雷:還有30畝地給外地人經營的,補貼到哪里去了?

海虹:到村委會去了,沒給到生產隊,也沒給到外地人,他說。

孫雷:我們的補貼政策按照糧食生產面積來設定的,這個補貼是給生產者還是給經營者,上海一直主張給生產者,因為現在國家補貼政策是鼓勵你的生產。應該是誰生產補給誰,您剛才講的這個錢是不是給了外地農民,這個要看具體情況。因為外地農民要付流轉費,有的收入流轉費已經抵扣掉了,這個錢是不是給他,不重要了。如果土地流轉費另外算的,他生產的,我們應該補給生產者。這是我們的一個基本的立場。

海虹:這個問題,孫主任,倪先生剛才提出一個疑惑,他所了解的三十多畝地給外來人員承包了,但是自家應該拿到的補貼費用,外來承包者也沒有拿到。

倪先生:對,生產隊沒拿到,外來人員也沒拿到。

海虹:生產隊也沒拿到,好像在村委會,你問過村委會嗎?

倪先生:問過,他說國家沒有補貼。

孫雷:你是哪個村哪個鎮,我們可以了解一下?

倪先生:崇明縣港西鎮盤西村十四生產隊。

孫雷:我們再了解一下你反映的問題,到底村委會跟外地農民補貼怎么處理的。

倪先生:好,謝謝你。

海虹:謝謝你反映的問題。

政策在我們的下面,是不是真正的執行到位了,還有如果說,確實是按照規定來做的,當地的居民,當地的農民產生疑惑的時候,我們溝通解釋是否到位了,這也是反映我們農村工作者,在實際的政策執行過程當中,應該所履行的職責是不是做到位。我們通過倪先生的電話,我們也記錄下他反映的地方,到時候我們去調查一下,給我們聽眾朋友回復。現在是10點44分43秒,您正在收聽的是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周六到周日上午10點到11點為您播出的,政風行風熱線節目,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海虹。今天邀請的是上海市農委來到我們節目中,非常感謝農委主任孫雷來到節目當中跟我們聽眾朋友進行對話交流。

剛才說到滬產水果問題,接下來和大家息息相關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也是聽眾朋友非常關注的,在這方面我們農業部門有沒有制定專門針對農產品質量安全的整治方案?

孫雷:有,農產品質量安全現在是農業部門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我們把保供應和保安全看作同樣重要,因為農產品質量安全如果出現問題,直接會影響到市民的身體健康,甚至生命安全。所以這幾年來,我們每年都有集中的整治活動。比如今年,已經搞了幾個方面的整治。這里面包括對農藥及農藥使用的專項整治,包括對“瘦肉精”的專項整治,對生鮮乳違禁物質的專項整治,獸用抗菌藥的專項整治、水產品違禁物質的專項整治,還包括農資的打假。

這些整治都是按照農業部和結合上海實際制定的,我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動員了農業執法大隊,包括各級相關的力量來進行檢測。從檢測情況來看,總體上郊區的農產品質量安全是安全可靠的,比如對“瘦肉精”的檢測,經過檢測下來,檢測12000多個批次,都是呈陰性,都是合格的。比如,我們對獸產品獸藥殘留的檢測,合格率100%,地產的水產品合格率達到99.3%,總體上合格率是比較高的,保持一種可控的狀態。

海虹:農產品的食品安全問題也很受關注,在這方面我們早就知道本市對“瘦肉精”有一個安全追溯系統,除此之外還有哪些食品推出了安全追溯系統?

孫雷: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系統要達到理想目的,應該所有農產品都建立追溯體系。從實際操作情況來看,按照亟需的東西,比如具備條件的先做。剛才講的豬肉,豬肉很關鍵,全部建立起來了。從小豬出生以后,包括它的母豬都要建立檔案,整個生產過程都會記錄下來。

第二個是蔬菜,蔬菜是非常要緊的。我們在世博會期間,當時為了辦好世博會,確保農產品質量安全,開始建立全過程的追溯。蔬菜從田間種下去以后,到收上來,整個過程,施的什么肥料?用的什么農藥?什么時候用的?都有田間檔案,全部記錄下來。而且整個市級層面都有監管平臺。

進入市場之前,我們要求基地場自檢,同時我們還有農業部門組織進行的飛行檢測,不通知他們的。到了市場以后,還要進行檢測,進入團購的話,團購的單位,也是要進行檢測的。我們到目前為止,世博會之前一直到現在,上海還沒有發生過一起因為蔬菜農藥超標造成的農產品質量安全事故。

海虹:在這方面我們加大力度做日常監管,可能我們市民朋友不太清楚監管過程中怎么做的,從剛才孫主任所介紹的數據和歷史上,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問題,可以看出我們在這方面的監管力度還是非常大的。

孫主任上一次,我記得市商務委來做節目的時候有提到,老百姓說家庭菜場,因為居民社區的改造,租金的問題,離家門口近的菜場非常少。市商務委在推廣一種直送服務,包括生鮮蔬菜、肉品、水產品等等,通過點對點的服務,這是不是跟農委聯手。

孫雷:是的。

海虹:這個給我們介紹一下,我們想知道這個鏈條上怎么做,能夠讓老百姓得到實惠嗎,因為我們總覺得直送的東西肯定比自己采購價格來的高一點?

孫雷:傳統的蔬菜供應模式,包括其他鮮活農產品的供應模式,都是通過批發市場。批發市場是這樣的,一般來講,像上海這樣特大型城市,首先有一個中心批發市場,過去叫一級批,然后再到二級批,二級批是區域性的批發市場,從二級批到具體的一個一個的菜場。一般情況下,至少經過二道三道流通程序。實事求是的講,鮮活的農產品每經過一道,成本要上去,價格肯定要上去,包括蔬菜銷售在流通過程中的浪費也會增加。這是傳統的模式。這種傳統的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環節多,流通成本比較高,造成末端零售消費的時候價格比較高。

這幾年來,為了試圖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配合商務委一起研究新的流通模式。新的流通模式主要特點是減少流通環節,以直銷為主,我們做了幾條:

第一,比較多的有生產單位,比如合作社,或者大的基地場,包括蔬菜銷售企業,他作為主體,直接把田頭的蔬菜直接運到社區,這就叫直銷,我們讓合作社跟社區直接對接。這種模式做下來,比較受歡迎。

第二,我們在菜場里,批出專門區域來提供,也是田頭到菜場。菜場里市民可以看到,有些直供直銷蔬菜。

海虹:我家附近有菜場,他有一個崇明農產品直銷柜臺,我發現他那里的菜品質非常好,我們很愿意買,我媽特別愿意買崇明的青菜、菠菜,它看上去都帶著土,沒有經過很多的整新,因為菜場的菜好多經過一道一道的整新,噴上水,看上去很漂亮,價格很漂亮。(崇明農產品直銷柜臺)那個菜很便宜,我們可以買到一塊兩塊一斤的蔬菜,回去你要再打理一下,實際上口味非常好,而且很實惠。是不是這種模式。

孫雷:對,這也是一種,直接進入菜場的也是一種。

海虹:還有一種直接進到社區的。在推廣當中,如果直接進到社區,肯定建立信息化的渠道,掌握更多的信息,才能夠進到社區,這個方面有沒有難點?

孫雷:主要還是物流成本的問題,因為在每個點上銷售,量不是太大,如果達不到一定的量,做這個事情的企業、合作社,很難能夠長期堅持下去,現在我們發現做的比較困難,說白了就賺不到錢,賺不到錢他就很難堅持下去。

海虹:他每天開著車從郊區到市區來。

孫雷:這里面肯定有成本的問題,這種模式肯定是好的,但是一定要能夠盈利,能夠掙錢。

海虹:需要規模化。

孫雷:規模要上去。

第三種方式,就是網上的直銷,這個有幾個公司做的比較好的,像浦東海客樂(音),線上線下結合起來,線下有定點的直銷店,直銷店可以看貨,看好以后,你可以在店里定,也可以在網上定。定好以后,根據你的需要,一個禮拜送兩次或幾次,他送到你社區指定地方,也可以送到直銷的店里,到時候你自己拿。這種方式,還是很受歡迎,我們也比較主張這種模式。

海虹:這些都是剛剛在推廣的一些新的生產基地到居民家庭餐桌上的直銷的模式,其實是非常好的,能夠給我們市民朋友更多的一種選擇。尤其對于滬產的蔬菜,還有剛才說到的水果等等,都提供銷售途徑。這當中也會碰到困難,比如信息、規模經營、企業規模,還有產品的數量是不是能夠滿足市民朋友的需求。這方面我們已經在推進當中了,也希望聽眾朋友關注。

現在已經到了北京時間10點56分了,今天孫主任談了很多,特別感謝孫主任給我們帶來那么多有效的信息,讓我們對本市的農村改革,目前的幾個主推項目,主推的方法,都有了了解,也給我們介紹了到市民餐桌上一些新的途徑。非常感謝孫主任今天的介紹,謝謝您。

孫雷:謝謝。

海虹:聽眾朋友今天政風行風的熱線就到這了,感謝聽眾朋友的收聽,我是主持人海虹,節目總監制是唐宇琴,節目監制錢維軍,電話編輯王靜,在這里感謝聽眾朋友的收聽,下周同一時間我們再會。

 

標簽:

分享到:
红豆直播app靠谱吗_红豆直播app下_红豆直播app下载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