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訪談

產生日期:2016-03-07 02:01      來源: 上海市農業委員會

主題:市農委 “政風行風熱線”上線活動

時間:2016年3月6日10:00--11:00

地點:上海廣播大廈

主持人:章海紅

主持人:非常高興又一次在節目當中和聽眾相會,今天節目我們邀請到上海市農委來到節目當中和聽眾朋友交流對話,節目開始之前我在阿基米德的社區當中發出了直播貼,今天主要談談上海市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不知道您如果選擇農家樂的話是選擇去附近的江浙地區還是在上海郊區。對于本市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您如何評價,我們還會和聽眾朋友交流一下上海農村的社會治理問題。對于現在大量在滬人員居住在本市的農村地區,給農村的基層社會治理帶來很大的挑戰不知道您有什么樣的意見和建議,如果您是居住在農村的本市市民您可以告訴我們您現在的農村環境如何,還希望農委在這方面有什么樣的建議,我們也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2780990參與節目,或者在阿基米德社區跟貼留言發布一下您的意見。

聽眾朋友,歡迎您收聽今天的政風行風熱線,今天我們請到上海市農委有關領導來到節目當中,首先認識一下幾位嘉賓,我們請到上海市委農辦、市農委副主任馮志勇,還有幾個部門的負責人,市委農辦組織處處長莫云華,干部人事處處長姚冰,市農委經濟商務處處長王德弟。謝謝幾位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在開始之前我也在阿基米德發了帖子征詢大家的意見,很多聽眾朋友都在跟我們打招呼,彼此之間也可以打招呼。有一位叫做燕爾舞翩翩的聽眾說,咱們上海的農村不多了,以前去朋友家,他們家灶頭燒的粥真的好吃,自己種的菜還有雞和鴨,到河塘里面抓抓龍蝦,他們家的親戚都住在不遠是非常期待的,什么東西都有,大家都分回去燒飯吃。在外面的小臺子上乘涼、喝啤酒、聊天,天上還會有很多的星星,現在如果去農家樂的話,咱們只能去上海的周邊江浙一帶了。

確實是這樣,今天我們要談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所以節目開始的時候我就在網上進行調查,如果你要選擇農家樂會選擇到哪里去?現在正好是春天,踏青旅游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們也想問問聽眾朋友們,您最近有沒有去農村的出行安排,早新聞還有一個廣告是奉賢地區的梅花節,還有油菜花節,桃花節等一系列跟農村休閑旅游相關的節日會出來。

上海就那么大面積,咱們還有多少農村,這一直是我困惑的問題,現在提出了農村休閑旅游的概念,這到底怎么來看?一方面很多聽眾說我們都會去江浙,他們有好山好水好地方,上海有沒有值得一去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景點,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個問題,還是請馮主任說一下。

馮志勇:聽眾朋友大家上午好,剛才主持人說上海農村比較少,一般來講上海是大城市小郊區,但是就面積來講我們郊區并不小,純農村占地面積超過上海總面積的一半,有3400多平方公里,相對城市而言農村的基礎設施相對比較薄弱一些,從經濟總量來說小一些,但是面積上農村還是不小的。

現在也是春暖花開的季節,朋友們也非常關心春天到哪里去,實際上春季也是拉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序曲的季節,前一階段梅花節,接下來后面還有陸陸續續的節慶活動也會開展,會給市民在視覺、嗅覺上有不同體驗和樂趣。

比如在春季舉辦的上海菜花節、桃花節、櫻花節,還有青浦的草莓節,3月份金山還有田野百花節,上海海灣森林公園的牡丹花節等等。夏季就比較多了,夏季有奉賢的春桃節,黃桃節,馬陸的葡萄節,跟很多水果采摘活動結合起來。秋季光明的蔬菜節還有我們享受秋天的快樂豐收節,森林旅游節等等。一年四季冬季還有嘉定外岡的臘梅節,草莓的采摘節等,應該來說休閑農業在上海郊區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好的活動和去處。

主持人:聽馮主任一說好像還真不少,上海的郊區各個地方在不同的季節特別是春夏兩個季節,鄉村旅游活動還是非常多的,如果大家是我們廣播的忠實聽眾可以在各個頻率的廣播當中或多或少都可以聽到一些信息,但是有一些不可回避的問題,如果大家要選擇鄉村旅游或者農家樂的話,我們發現周邊的江浙地區在這方面打造非常給力,而且上海出去現在交通也方便,開車也很多,到了周末開車出去當天返回的周邊地區的農家樂也非常多,上海要打造自己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面臨什么挑戰,我們有什么規劃來應對這樣的周邊地區的吸引力,讓上海的郊區能對本市居民產生更大的吸引力呢?

馮志勇:您說的也是現實當中我們聽到反映比較多的,提到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一般到江蘇、浙江走走。上海這幾年也在努力打造這方面的好去處,為什么我們有這樣的想法?一個是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實際上我們把它作為一二三產業融合的發展載體,農村生產出來的農產品怎么跟休閑農業結合起來,讓市民在參與體驗過程當中來感受農家的樂趣,體驗農村傳統的農耕文化。

在具體做法上,我們也是幾個方面來考慮,從上海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發展階段來說,總共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自發式的發展以南匯桃花節為代表,第二階段是快速發展階段在世博會前后,因為世博的市場需求增長比較快,目前還是提升發展的階段。從政府來說,因為我們對休閑農業、鄉村旅游做了詳細的分析,原來對農業的生產、生活資源包括農村的資源自發的利用發展起來,休閑農業包括一些農家樂。發展到現階段尤其城鄉發展一體化以后,農村城鎮化以后,我們要做的工作一塊是要把上海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做一個發展的規劃,上海到底發展什么樣的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怎么發展?發展的目標是什么?

第二塊是發展休閑農業鄉村旅游也不是簡單的把舊的房子和資源利用,還要涉及到規范管理的問題,規范管理過程當中政府也出臺了一些意見,發展過程當中還有很多用地的瓶頸問題,市規劃國土資源局和市旅游局也和我們研究了很多政策,針對瓶頸問題的突破。同時也不能天女散花哪里想發展就發展。

第三從發展趨勢上來說,我們還是主張不是簡單的哪里有就哪里發展,還是要把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集聚式的發展,比如有些地方可以采摘,有些地方可以吃飯,有些地方可以住宿,在一個區域里面把這些功能集聚起來,把休閑農業的點串起來是一個非常好的去處,市民朋友可以通過不同的點把農村的感受體驗得更好一些。

主持人:聽眾朋友,今天這個話題我們有一位姹紫嫣紅的網友說,本來以為今天農委上線跟我們不太搭界,沒有想到談鄉村休閑旅游和每個人都搭上邊了。你去沒去過咱們上海市周邊的鄉村旅游,去過了以后感受如何,你覺得還有哪些地方需要做一些實實在在的提高,來滿足上海市民的需求?我們要做到咱們上海市民的口味是什么?到底我們想要享受什么樣的鄉村旅游?大家可以多給我們農委一些意見。剛才馮主任也說了,這是一個蠻大的工程不僅僅是農委一個部門來做,還涉及到和其他部門的相互溝通和協調。一個區域如果鄉村旅游發展好了,勢必對交通和當地的道路都會產生影響,現在大家都會在周末選擇出去玩,這個地方的交通怎么樣?停車的地方夠不夠,吃飯的地方有沒有?這是一個巨大的工程。上海現在的農業旅游大概有多少地方,接待量怎么樣?這個數字是不是是一個比較好的數字,還是一個怎樣的?我們單單看數字可能不太清楚,可能要請馮主任分析一下?

馮志勇:上海目前各類涉及農業方面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的景點280多個,2015年全年接待的市民數將近2000萬,其中接待能力超過1萬人以上的去處將近98個,直接帶動市民的旅游收入將近15個億,其中農副產品現場銷售將近4個億,休閑旅游有一個綜合功能。另外一方面對當地農民的就業非常有好處,去年帶動了3.06萬農民的就業,從上海目前來說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也不是簡單一個層次也是分層次的。

比如我們也分為鄉村旅游的星級示范區,其中5星級目前上海有11家,4星級的有23家,3星級的有26家,通過這種分級大家也感到旅游景點發展不同層次不同水平。“十三五”期間我們有一個設想,重點要打造休閑農業的三大產業圈,一個是農事觀光產業圈,主要是以農事體驗為重點;第二塊是農耕體驗產業圈,我們如何將田園景觀參與進去;第三塊是生態度假產業圈,分布在崇明三島,淀山湖周邊地區和杭州灣北部地區等等,實際上我們根據郊區現有的稟賦資源做一個系統的規劃,這個規劃也基本形成了。

主持人:一個是農事觀光,農耕體驗,還有生態度假的方面,從這幾個角度我們去打造本市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說實話大家去農家樂玩,一個是享受當地的美食,有一些農產品,也考慮到農家樂大家總覺得要價廉物美,現在本市農家樂的價格和周邊地區的價格有優勢可比嗎?

馮志勇:目前上海的農家樂用餐、住宿價格整體是偏低的,因為我們發展水平還有待提高,規劃過程當中我們會有不同層次的打造想法,有一些高端,有一些中端的,更多的是適合于廣大市民的不同層次的價格不一樣總體來說上海農家樂的水平是不高的。

主持人:一位聽眾說上海郊區旅游景點不多,規模小,門票貴不如江浙地區有規模?這個意見有道理嗎?

馮志勇: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原來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是自發式的發展,缺少系統的規劃。相對比較小,比較散,市民體驗的時候感覺到路比較遠,也不集中,所以說我們提出來集聚式發展也是解決這方面的問題。

主持人:前不久我媽媽他們幾位親戚,約好要去到浙江有一個叫做長興的地方玩,那里農家樂非常發達,派車過來接組團式家庭成員去,住在那里,連住帶吃每個人就幾十塊錢一天的價格,把老人們接過去,老人們在一起打打麻將,吃吃農家的菜,覺得做得不錯,雖然覺得不是特別豐盛,但是對年紀大的人來說夠了。有一位網友說,請嘉賓重點介紹一下適合老人游的農家樂,上海有沒有能跟我剛才說長興這種農家樂相競爭的農家樂,價格那么低廉,適合老人去,包括交通都解決了,直接派輛車,大概10個人左右就可以開車來接服務非常好。

馮志勇:有的請王處長介紹一下。

王德弟:這位聽眾提的問題,我們在幾年前就注意了這個問題,到浙江、江蘇你說的長興我們都去調研和考察,長興地區農家樂發展非常快,我到了一戶人家,這個人家小孩都出去打工了,就夫婦兩個人。他家里三層房有五六間房,所有人到他家以后整個一天的消費大概在300元左右分到每個人手上50塊左右就解決了。吃對農家樂是很重要的,吃的都是農家菜,都是生態的,菜又非常好但也不貴,也沒有很高檔的東西。如果你要吃好的,他也歡迎很多游客可以在城里面買,直接到他家燒。

上海的農家樂到底定位怎么發展?因為上海畢竟沒有山沒有水自然的條件相比浙江、江蘇要差得多,但是我們主要是農村的休閑環境。根據我們的了解,在我們崇明島上的許多農家樂也開了這樣的服務模式,可能租了一輛面包車,一車大概10個人左右,可以到你家里來上門接,住兩天、三天回家,費用也是在80塊左右。

主持人:崇明地區有這樣的農家樂,崇明的空氣好。

王德弟:我們在消費者那做了一些了解,尤其那些退休的老同志對于這樣的服務非常感興趣,到了那里除了吃地道的農家菜還可以享受好的空氣、好的環境,打打牌、休息休息他們很感興趣,這方面我們也跟崇明縣的農委、旅游局相關部門也一起對這些模式也在進一步的探索。因為上海畢竟市場非常大,如果全市很低端的消費我們也考慮了安全問題,還有道路交通安全,同時也考慮了當地農民的增收問題,定什么樣的價位應該市場定,政府只是一種引導。我們政府主要做這樣幾方面的事情:

一是對整個上海郊區的休閑農業鄉村旅游如何發展要有一個好的規劃。

二是從政府角度要有一個頂層設計,上海的休閑農業鄉村旅游到底鼓勵什么樣的項目,怎么發展?最近我們牽頭市規劃國土資源局、市旅游局以及發改委、財政局等相關部門一起在研究,上海的休閑農業鄉村旅游產業發展的定位怎么來規劃?我們讓什么樣的市民到哪里消費旅游。

三是制定一些農家樂標準,剛才馮主任說的標準主要是我們參照全國休閑農業鄉村旅游星級企業(園區)標準來評出五星級,四星級,三星級。我們也想結合上海實際情況,制定出符合上海人消費的農家樂的標準,這樣讓市民有一個好的選擇。你認為我到一些比較高端一點的,我們可能推薦他到一些五星級,普通一點到三星級,不管怎么樣要保證食品的安全,保證當地農民的征收想讓政府多發揮一點這方面的作用。

主持人:您的補充讓我們更加了解本市對于鄉村旅游規劃層面上是怎么思考的一些問題,我們在阿基米德社區上看到聽眾朋友參與,有一個聽眾說我最關心食品安全,有關部門是怎么監管的,有沒有掛牌顯示?還有說上海近郊的農家樂是應該要好好的定位,到底往什么樣的方向發展?還有說上海鄉村旅游大多數是政府扶持的,面子工程而已,政府投點錢搞個新農村建設,評幾個美麗鄉村跟真正的農村面貌不搭界。這些意見還是蠻中肯的,也點到了現在鄉村旅游面臨的問題?怎么定位?到底是以低端吸引消費者還是建的更加規范一點,高檔一點,讓大家規范一些?上海的城市管理還是非常有經驗的,我們是不是能夠把城市管理的相關措施也放到鄉村旅游管理當中去,把好的管理模式推廣下去。消費者到我這里來可以吃得放心,我的食品安全有保障,這也是上海市民非常關注的一點。這點希望多聽聽市民朋友的意見,給接下來規劃和發展提供一些指導。

馮志勇:這位朋友關心的問題也是政府重點的工作所在。關于安全問題我們一直把它放在首要位置考慮,剛才朋友說了食品安全衛生問題,我們在開展鄉村旅游之前,我們有一系列的衛生部門的審批兼管的流程,食品安全應也有一個系統的監管方法,同時在一些重大的節假日我們都會根據市假日辦的會議精神有一個全面系統的監管,更重要的是本市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有一個協會,就是上海農業旅游經濟協會。這個協會為了產業的發展也會形成一個聯盟,相互監督來管理來提升。在上海的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這個層面上,食品安全衛生的問題還是有保障的,除此以外我們還關心一些其他的問題。比如經營用房的安全問題、消防安全問題,還有治安安全問題,當然政府還會考慮到環境保護,游客很多的時候,生活廢棄物怎么處理,我們都會有系統的考慮,總體還是根據發展的要求,根據市民朋友的要求我們逐步規范起來。

主持人:確實今天所談的話題,網上參與的朋友非常多,也歡迎大家通過我們的電話來參與我們的節目,政風行風熱線是要聽市民意見的,今天我們談的是農村休閑旅游的新形式也要聽聽大家的建議,我們對上海整個農村的建設包括基層治理方面的問題,大家有什么意見和建議,可以直接撥打我們的熱線來參與我們的節目。剛才網上還有聽眾說,我自己就是崇明人,平時就不去農家樂,但是按照前兩年有同事去前衛村農家樂的感覺真的很不好,普遍就是讓人感覺宰了一刀的感覺,完全沒有長遠打算,是否可持續發展,市區的同事們玩過心情就不好了,不知道現在改善了沒有?還是依然是普遍的現象。還有一位說,上海要放下架子好好和江浙的農家樂學習,他們把招徠客源、運輸、餐飲、住宿組合在一起,所以就火了。紅雨傘說,上海郊區的景點是孤獨一景,買一張幾十元的門票,就看一個點,去過幾次實在是劃不來。

大家對這方面還是蠻期待的,都要去,但是去了以后好像滿意度不是很高,這對農委在發展這方面也提出了一些警示,如果大家的滿意度不高,再下大力氣發展,最后只是政府在主導這個事,但是沒有人捧場和買單這就是一個空架子,挑戰還蠻大的。

馮志勇:聽眾朋友有這方面的反映我們也可以理解,但是上海很多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的點也是不賣門票的也是開放式的,真正出售門票參觀的還是比較少。前面一位朋友提到農家樂這方面,挨宰的問題,我們今后在管理過程當中,怎么建立一個辦法是我們要系統考慮的,這是一個經營行為,我們把這種經營行為更好的規范起來,應該拿出一些辦法。

主持人:其實要把鄉村資源開發出來,一方面政府在這方面要有一些規劃,當然我們對于在做鄉村休閑旅游的農村的這些人士來講也應該拓展一下自己的思路,多出去走走,不要悶在家里自己做,你做出來的東西讓消費者不滿意,其實是白投入的。現在還有高端的休閑旅游,鄉村旅游也非常受歡迎,江浙地區有一些比較好的山水環境,有一些城市年輕人在那里打造一些民宿,開的房間不多但是非常高端,很適合一些城市追求比較舒適休閑的城市人群到那里去,上海有這樣的打算嗎?我也在一些其他城市看到在城市近郊打造公園式的星級農家樂,你說他是農家樂他已經脫離了農家樂原來一村一戶小戶人家在做的服務,而是公園式的,一個大園子里面但是環境設置有山有水,露天擺一些桌子、椅子大家可以吃吃飯,還有一個很大的飯店看上去就是廚房做的農家菜,讓大家非常放心,也特別火爆,價格也不是很貴。咱們這方面有沒有考慮?適合上海地區的高端的農家樂?

馮志勇:目前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我們做的規劃也是分不同層次,有高、中、低的。我們與區縣在工作推進過程當中,也有一些區縣提出來非常高端的農家樂,像浙江的德清我們也去參觀了,有很多好的做法值得我們借鑒。整體功能類聯動的問題,去年年底我們上海開了金山廊下的郊野公園,實際上把一個方圓十幾平方公里的地方作為一個大公園來打造,在這個區域里面有住宿、吃飯、休閑采摘,把各項功能整合起來。上海規劃當中有5個郊野公園,將陸陸續續開放。

主持人:現在一位聽眾陳先生,要對崇明的農家樂的發展提出他的意見,我們來聽一下。您好,陳先生。

陳先生:您好,農委的領導你們好,我剛才聽了你們的節目,我想談談崇明農家樂的看法,其實崇明是一個沒有工業是以農業為主的地方,但是現在我看來從大橋開通之后,雖然進出崇明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從此也失去了一些本土特有的東西。人多了,本身自己農家種的小菜之類的是供不應求的,農家樂菜肴都是從外面批發市場批進來的。二是大量搞農家樂以后,我看原先農家的一些土灶都沒有,其實土灶做的菜才真正的香。其實農家那邊自己種的菜他們第一不施化肥,第二不打農藥自己家里吃,用大灶稍微放一點油,青菜一炒,比市場買的蔬菜香甜不知道多少倍,但是促進農業旅游之后大量游客進來導致供不應求,就失去了原生態的一些東西。而且大量搞旅游之后,我上次去看過,河道都受到了污染,本身崇明就沒有什么可以游玩的地方,河道受到了污染,垂釣者釣出來的魚都受到了污染,這是一個生態循環的問題。我覺得農委應該大量引導本地的農民,去多種植一些通過生態鏈循環養殖的雞鴨魚肉還有通過生態鏈種植本土特有的蔬菜,像白扁豆,黃金瓜,還有崇明土雞,土鴨,山羊,還有崇明原先都是養殖豬的,現在豬也不養殖了,全部都是外面進來的。原來的河蟹都是崇明特有的東西,這種東西大家有人牽頭把這個事情做好的話,我覺得是很受大家歡迎的。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的建議,他提了交通發展了,去崇明也方便了,人也多了,但是如何保持原生態的吸引力,同時又要發展好當地農民的創收,這其實是兩個矛盾,但是怎么能夠把生態環境做好,一方面幫助農民創收,另外一方面讓外來的人員,讓旅游休閑的人員可以享受到大自然的清新空氣。

陳先生:要把環境做好,大量的農家樂,直接往河里面排污水導致河水變臭,也是不利于生態發展的。應該由政府牽頭,廢水如何處理,也應該是領導層面考慮的話題。水都污染了什么都沒有了。

主持人:以后也沒有人去了,陳先生電話信號不是特別好,講的問題我們大概都聽到了,您對陳先生提的建議,馮主任回應一下。

馮志勇:謝謝陳先生,他提的問題是非常現實的問題,農家樂游客多了,周邊生產供應不上,從批發市場批發過來要通過行業自律的方式進行解決,崇明有一個綠色產品聯合會,發現這樣的情況可以到協會去反映,他們通過行業自律的方式會來約束他,同時在適當的范圍公布。

第二有關土灶的事情也非常好,也不是每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點都把土灶拿掉,一類是中央廚房的運作模式,還有一些比較散的,小的有特色的土灶還是保留的,比如崇明的仙橋村土灶還是保留的,還是有的。

第三提到環境保護問題,也是我們高度關注的,現在新規劃發展的休閑農業鄉村旅游點,必須要進行污水的處理,要么你納入市政管道,因為客觀條件不能納入的要自成獨立的污水系統,達標了才可以排,不達標這個點都不讓經營下去了。

主持人:希望在日常管理當中落到實處,不僅僅上層的政策的頂層設計,還在基層的履行當中一定要落實到位,一旦環境被破壞了,以后這個農家樂鄉村旅游對市民的吸引力就會大大下降,也損害了當地農民的創收。一位喬先生有好的地方向我們推薦來介紹一下。

喬先生:我是浦東川沙的,張聞天故居旁邊有好幾個農家樂,我不是搞農家樂的。這里有好幾個農家樂,他們都很好很好,一般都是他們組團,都是老人,一天在100塊錢左右,有水果,山梨,桃子、葡萄這種東西都是可以摘著吃,但是不能帶回去。吃是可以的,還有釣魚反正什么都有。

主持人:100塊錢含住嗎?

喬先生:可以住,可以玩,地方大得不得了,有好幾個,我在旁邊,我退休了經常看到他們,大媽一車一車接來。

主持人:謝謝你給我們推薦一些好的農家樂,很多地方咱們都不知道。

喬先生:地方特別好,空氣也特別好,河塘里面的魚都是野生的,不是家養的。

主持人:浦東川沙張聞天故居附近,謝謝您。給他們做一個廣告,做一個宣傳很好的,謝謝您。其實這也提出一個問題,咱們市民可以推薦說發現好的地方,可能有很多人還不知道。通過什么信息渠道讓更多的市民朋友了解上海市區、郊區有好多比較適合大家,讓大家選擇的鄉村旅游呢?

馮志勇:上海成立一個農業旅游經濟協會,這個協會把上海幾乎所有的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點的成員單位都聚集起來,他們在網站上也有對接,同時還有微信平臺叫做微農游,加入微信根據季節根據活動特點,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有季節特點,分批推送。關注這個平臺就知道上海有哪些點,搞哪些活動。

主持人:大家可以關注這個平臺,是我們的協會發布的信息,大家可以多多關注這方面的問題,多做交流幫助上海郊區打造更適應上海市民需求的鄉村旅游和休閑農村游的形式,時間關系現在已經到了53分,本來想就農村的基層社會治理方面問題跟聽眾朋友做一些交流,現在上海農村面積應該不算太大在總體面積不大的情況下,農村面臨著什么樣的問題,如何更好的治理農村的社區也好或者村也好,也是農委面臨的一個挑戰,我們知道近郊地區有很多外來人員是居住在農村建制的地方,如何加強這方面的管理,也給農村工作帶來了很大挑戰。創新社會治理,加強基層建設,在村級治理方面,我們是怎樣的,我們還來得及談嗎?稍微說兩句。

馮志勇:因為城鄉發展一體化推進速度比較快農村城鎮化也在進展當中,農村整個社會形態也在不斷變化,現在村級組織的管理對象在遠郊地區老年人、婦女,來滬人員越來越多。近郊來滬人員越來越多,對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農村的管理和城市社區的管理不一樣,他不但管人,因為農村社區還有農村的土地,還有農村的資產都在管理范圍里面,所以前年市委“1+6”文件頒布之后,今年年初開展了推進大會。我們今年著重做了幾項工作,怎么把農村的社區管理納入到議事日程,把農村尤其近郊地區作為一個社區來管理,具體做法上面實際上農村現在的管理組織還是村民委員會,我們如何把村民委員會的功能發揮出來?同時農村支撐社會管理的資金來源主要是村集體經濟組織如何運行好,把資產運行好為管理提供一些資金的來源也是非常重要的。同時農村涉及到資產,村務監督委員會對資產管理的監督體系我們也逐漸完善起來。

主持人:有關這方面的問題,今天來不及展開談了,希望下一次農委上線的時候可以跟聽眾朋友做重點的溝通。在這方面也來多聽聽聽眾朋友的意見,因為畢竟農村的管理治理得好,才能夠讓整個上海的經濟得到更好的發展和支持,包括農產品的生產等等。今天時間關系,我們今天的對話就到這里了,非常感謝聽眾朋友的收聽,也謝謝馮主任,謝謝幾位嘉賓到來,下個星期六是由上海市公安局上線,下個星期天將會請來上海市工商局和市民朋友對話和交流,今天就到這,我是主持人海紅,感謝聽眾朋友的收聽,再見。

 

標簽:

分享到:
红豆直播app靠谱吗_红豆直播app下_红豆直播app下载破解